哀其不幸DAR

一把旧伞,各淋一半。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当我拥有一个热衷改大纲并且搞事的主角 (一)

OOC预警:

#BUG多

#原创画风奇怪的主角负责搞笑(*作者接到主角通知,主角说他追上了张佳乐),修伞负责CP,兴欣全员负责搞事

#私设多,更新薛定谔,不介意请往下看。

(一)

上午九点。

在兴欣网吧通宵游戏的常客小马此时有些萎靡不振,他半眯着眼打着哈欠,从包厢绕到前台去,想要买点吃的应付一下早饭。

小马到前台挑了桶红烧牛肉,倒满开水压了碗,正与早班网管闲聊,意外得知值夜班的老朗准备辞职。感叹了几句正准备回去吃面时,他看见兴欣的美女老板娘陈果急冲冲的朝门外走,一边走一边念着:“磨蹭了一会儿出门应该不会迟到吧?要是路上堵车怎么办啊啊啊!”

“老板娘!”他喊:“去哪里啊那么着急?”

“去机场接机!我出国留学的远房表弟要来我这里!”陈果回答,风风火火的走远了。

陆由拎着行李箱朝机场大厅的出口走去,去法国留学几年此时回到故乡应当心潮澎湃才对,他却好像很适应,一点都没有疏离感 。在看到人群中举着写有他名字的白纸板的陈果,提步向她走去。

陈果看见的是个约有一米八高,穿着白色羊毛衫戴着红黑格子围巾,气质温软,拎着一个银色行李箱的青年,见陈果在看他便露出一个微笑:“果果姐,好久不见。”

“小由长成帅气的男子汉了。”陈果感叹,十几年前只有过年去G市才能见到的小豆丁长成了俊朗的年轻人,使人有种时光飞逝的莫名惆怅。

“果果姐现在不也是大美女吗?”陆由笑着说,帮陈果把纸板收起来然后跟着她到路边拦出租。

“在国外怎么样?”陈果与陆由闲聊。

“F国还好吧,不过那里的华国菜餐馆味道为了迎合当地人口味都不太正宗。”陆由回答。

“姐中午请你下馆子!”陈果大手一挥豪迈的说。又想了想,问:“唔,爱吃醋鱼吗?”

“我不挑的,不过我会做饭,安顿下来就让姐尝尝我的手艺。”陆由说。

陈果惊讶:“哇,会做早茶吗?”

“恩……会一点点。”

“车来了,赶紧把箱子放到后备箱里去,我们坐上车聊。”陈果对司机说:“师傅,去XX路兴欣网吧。”

陆由看着车窗外的景色飞快向后退去,陌生又熟悉的景色勾起脑子中一闪而过的暖色回忆。

“小由是学什么的啊?”陈果好奇的问,她只知道陆由在F国留学,却并不知道更具体的事情。

“主要学油画和设计。”陆由说。

“额……平时玩游戏吗?”陈果问。

“玩啊,la gloire¹,这游戏已经有职业赛了,我也和朋友们组战队比过几次赛。”

“是吗?我跟你说,姐给你大力推荐荣耀,好玩着呢!职业赛事已经好几个赛季了……”

“那啥果果姐……”陆由有点懵:“咱俩说的应该是一个游戏,出国前我也玩过国服,在F国玩的是欧服。”

“啊啊,是吗?”陈果尴尬的瞟向窗外,眼尖的看到一张海报,顿时有些激动:“小由快看!我女神苏沐橙的海报,联盟首席枪炮师,颜值又高技术又好,我本命啊啊啊!”

陆由看着窗外的海报,当年的小女孩此时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他把自己从回忆中拉回来,继续和陈果聊天:“我蛮喜欢她的,颜值高技术也不错,女神级别的大美女啊。不过斗神一叶之秋是本命,一区老粉在此!”

“诶是吗?我也是叶秋粉诶……”

陆由同陈果说笑着,很快就到了兴欣网吧。搬下箱子付过钱,陈果突然想起陆由好像没有订酒店,她问:“小由,你有订酒店吗?没有的话就来我的网吧住吧?”

“不用麻烦你了果果姐。”陆由说:“额……上林苑离这里近不近啊?回国之前我哥在那里买了个小别墅,他把钥匙寄给我了让我去哪儿住。”

“当然近了!我送你过去。你有空来网吧玩啊,电脑随便玩。”陈果大气挥手。

小别墅其实不算太小,地上有两层,二楼有两间卧室,一楼有两间客房,厨房空空荡荡的,门右边墙角处放了一个约有两米高的大冰箱。地下室堆了一些杂物,家具都铺上了防尘布,因为有请人定期打扫所以并没有多脏。只是需要购买很多日用品和食材。

陈果自告奋勇的帮忙去小区的商店买东西去了,陆由没有马上收拾东西,而是拿出了手机在QQ上群发回国的消息,最后才给一个叫【我们都很忙就不要长篇大bb了】的群发消息。

【我们都很忙就不要长篇大bb了群界面

蓝蓝路6:我回国了。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哦,回广……G市还是H市了?

蓝蓝路6:H市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不是,你不是在欧洲组了个战队打职业吗?我记得你不是说还得过冠军?怎么如此轻易地就回国了。

蓝蓝路6:这件事说来话长。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那你就长话短说。

蓝蓝路6:战队里某些人比较皮。而我正好要毕业回国了就推波助澜了一下,没想到老板逼我退役。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我记得很清楚你才22岁啊?

蓝蓝路6:可能是因为他认为我保不住自己的手吧,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信心。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我怎么记得我给你的人设是单纯的一个画家啊!

蓝蓝路6:那你做做白日梦又不犯法ㄟ( ▔, ▔ )ㄏ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哭唧唧)你就不能不搞事,上回让你出国进修艺术,你跟我讲你搞了个游戏战队还拿了欧服冠军,妥协让你一边玩一边学,你到好,在大好青春时光干脆给我退役回国了。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你就不能不乱搞大纲,你这样我是要弃坑的。

蓝蓝路6:生命不息,作死不止。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那你可真棒棒哦.jpg)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那你以后准备干什么?

蓝蓝路6:一堆的商稿没接呢,也想争取多画些作品,说不定可以提高一下。

蓝蓝路6:想在二十五岁之前办成个人的画展,不能落后上辈子太多嘛。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痛苦.jpg)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如果我能顺着网络来找你的话,我一定要见证你打破自己记录的场面,想想就激动人心。

蓝蓝路6:哈哈

[系统消息:在都很忙的情况下就不要闲聊了哦(●—●)]

蓝蓝路6:……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行吧,再有啥变动和疑问再聊吧。

蓝蓝路6:好。】

TBC
¹法语的glory,陆由在F国习惯了,下意识就说出来了。

DAR:你们马上就会知道作者的苦逼。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祸起• 阴晴圆缺(2)

大陆不可见兮,唯有痛哭。——《望大陆》于右任


“你说的对,他醒来了。”撤走时本田菊恨恨地说,“ 可打败我的可不是他啊,他依然懦弱而无能。”

王湾只笑笑,盯着空旷的营地发呆。她看见了本田菊身上焦黑的伤,据说那是琼斯家的研究人员研制出的武器。

其他的国家,现今还没有的武器。

“我想回家。”她说,声音回荡在空荡的日军营地里。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想要回去。”

她抱住膝盖,把自己在椅子上团成一团。

“可是……我好害怕啊。”

恐惧紧缚在她的身上,使她几近崩溃。

害怕被掌权者再次拱手相让。

害怕兄弟姐妹之中有那些再也不见。

害怕自己依然是那个无能为力的自己。

王湾紧盯着挂在墙上的日本战略地图,无声地细数着每一道伤疤。

“我想回去。”

“我惧怕回去。”

——时间线: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这几年来,王湾已经渐渐忽略了那个问题。

直到有一天。

蒋带着金发蓝眸的男子敲开了她的家门。

“你想成为一个国家吗?”确定了蒋撤往台湾的事务之后,琼斯留了下来,对蒋说是要和王湾谈一下接下来的布置。蒋没有多说什么,先行离去了。

然后琼斯笑着问:“你想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吗?”

这种傲慢的。

野蛮的。

不可一世的。

和大哥完全不一样的。

国家。

“我会考虑的。”王湾心情复杂的勾起嘴角。

“那就这么决定了吧,联x国的合法席位就先让你坐。”琼斯好像听不出她话里隐藏的反对,眼镜后的蓝眸微微眯起,明明是在笑却无故给人一种寒意。

“顺便一提,不接受反对意见哦。”

强大又任性的。

“军事,技术,权力,财富,自由…都会有的。”琼斯以一种蛊惑人心的语调说。

“那……家呢?”王湾问。

“州市和人们都是我的家人。”琼斯耸耸肩。

“国家之间的感情呢?”

“天真的女孩。”琼斯漫不经心的吹了声口哨:“你说殖民地对殖民者而言是什么呢?廉价原料产地,商品输出市场,大量的廉价劳动力。而拥有主权的国家,即使关系再好,也只有利益的牵绊。你们家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王湾木然地回答。

“没错!”琼斯伸出手打了个响指,恢复了原来年轻活泼的样子,“差不多就是这样咯。”

——时间线:解放战争时期

TBC
仅仅是我个人浅薄的理解😊

表情包
p357无文字图 12345叶修  67王杰希

【无cp】无碑人 零章

#无CP,严肃发刀向
#作者显露出来了报社本性233
#缉毒警察设定
#OOC,bug多

亲启

老爷子,妈。虽然这是每次出任务前例行的写信,但我刚出任务时从来没有写过。

后来有人和我说:“万一是最糟糕的情况,团灭了,可没人像你一样给我带遗言了。”我觉得他说的不错。

老爷子,我知道不服从您安排去做了缉毒警,您担心又生气恨不得打断我的腿。

说实话,我很怕死。
但一想到有人能因此活下去。
就不怕了。¹

幸好还有叶秋。

叶秋,我想随骨灰盒附上的一定还有很多盒子。那里面是出国任务完成自由活动时我买的特产,一直没寄出去。标有叶秋srlw的是你这十年的生日礼物。

抱歉了,以后每年咱们生日没办法给你发生日快乐了。不过看在我把之前十年的生日礼物都补上的份上,就稍微原谅一下我呗。

妈妈,我过年一定回家,你就别在叶秋沐橙陈果哪里耳提面命了。对了,我想吃您过年给我包的饺子了。女朋友什么的,怎么也得我退役再考虑啊。您和老爷子要是想抱大胖孙子,多催催叶秋啊,嘿,我也挺想抱抱我大胖侄子的。

哈哈,我写的这么严肃,别被吓到了。
这封信肯定不会被首长交到你们手上的,所以我写的这么随意。
‌太多絮叨了,一点都不像我。

                                   叶修  亲笔

TBC
¹:网易云音乐《无碑人》原评论:【“我很怕死,但知道有人能因此活下去,突然就不怕了。”——向所有的缉毒警察致敬。】

写作业写到报社,对不起我又开坑了。

【伞修】旧伞

#伞哥设定车祸没死,植物人睡了十年。

#我不管其他的,他在我这里永远活着。

#他俩可以小虐,不写死别。

#我……好像是个发刀写手来着?

苏沐秋站在网吧门口躲雨,左手掂着一小兜菜,用右手去撩面前的雨帘。他没带伞,却又急着回家给妹妹和叶修做饭。

当苏沐秋终于决定脱下外套挡在头上要冲进雨幕中时,一把红伞迅速靠近。

是叶修。

苏沐秋扫了一眼,叶修拿着的是家中稍大一点的红伞,伞面有些掉色,在雨中变得奇怪又滑稽。但苏沐秋的注意力跑到另一个地方去了:“你怎么搞得小半个裤腿都湿了?跳水坑了?说了下雨的时候别在路上玩水,这种季节感冒发烧了怎么办。”

叶修很无辜:“我是那么幼稚的人吗?是有个骑电动车的从我身边过差点溅我一身,幸亏我躲得及时,不然你就会看见一只泥猴儿打着伞来接你。”

“那我一定装作不认识你。”苏沐秋回他,一看远处银行LED灯牌上显示的时间后,一把拽过叶修:“走走走,你饿不饿啊在这里跟我贫。”叶修还没来的及回答,苏沐秋就又说:“反正沐橙肯定饿了我们快回家做饭。”

两个半大少年肩靠肩挤在一起,把塑料袋放在中间护着,向家走去。
一把旧伞,各淋一半。

“我回来了。”叶修拿着伞站在苏沐秋面前,那把伞早已不是当年那把红色旧伞,两个半大少年也已经长大成人。

这十年发生了太多的事,很多人来了又走。而曾经苏沐秋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只有心电图才能证明他还活着。

苏沐秋冲叶修笑,他内里其实还是当时那个早熟的十八岁少年,身体却已经二十八岁了。

“我还活着,叶修。”叶修听见他说:“这可真是太好了。”

叶修把伞收起来,走进病房在病床旁边坐下,把胳膊压在被子上,脸埋着。

“我刚下飞机,歇一会儿。”叶修含糊不清的说:“以后陪你复健。”

“好。”

“家里穷,伞只有两把。下雨天咱俩一把,沐橙一把。”叶修迷迷糊糊的说。

苏沐秋笑了,那是叶修刚去他家时,他对叶修耳提面命好多的话之一。

“好。”

END

他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DAR:虽然我有100多页+11张卷子的地理,10张英语卷,四篇作文,18张政治卷子,不能不学的数学,今天刚放假,8月五号补课,一堆坑,欠生贺一篇,我依然……哇呜呜😭不活了】没有。我依然很坚强(doge)。

【荣光组】
#短小
#微负能忍不住提前把码的段子发出来【doge】
#何以解忧,唯有码糖。

王耀裹紧了军大衣,有些哆嗦的接过叼着根烟的叶修拿来的二锅头。他灌了口酒,辛辣的白酒带来的暖意从食道一直延伸到胃里。叶修仗着自己穿着胶皮裤一屁股坐在王耀旁边满是雪的台阶上,掏出烟盒问王耀抽不抽。王耀抽出根烟叼着,盖上了二锅头的酒盖随手放在旁边。

叶修凑过去给他点烟,手挡着风。呼吸产生的微弱气流在这一方小角落流动,烟头与烟头相接,好像他们正在交换一个细密绵长的吻。

装作在复健

预告出场:喻文州  王杰希  一句话黄少天
注意
#星际设定
#本文确认【只有修伞CP,无副CP】不会更改
#2019年7月前不会放出正篇
#名字未定
#有60%可能……是个坑

“都有谁清楚这件事?”王杰希压低声音冷冷询问道。他脸色苍白,军服上有几处暗红色,气势却越发凛冽。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喻文州模棱两可的说,他把医药箱打开,拿出镇痛剂:“给,备用。”

“我问不得。”王杰希不动。

“难道我就问得了吗?”喻文州反问。

“蓝雨军团长至少……”王杰希单手按压抽痛的太阳穴:“对微草有审讯权。”

“这次背后藏的是谁,你我都清楚。”喻文州说,把镇痛剂塞进王杰希的上衣口袋里:“你们家的小姑娘只不过是运气不大好。”

“过界就是过界。”王杰希皱眉。

“也是个机会。”喻文州站起身,声音稍微大了点:“微草军团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过真是太可惜了。”

王杰希撇撇嘴配合:“蓝雨军团长还是多操心一下你们的副军团长吧,听说黄少天在特别气候星失联了。”

黄少天架着机甲在漫天黄沙中打了个喷嚏。

TBC

【叶修生贺】王朝

#偏意识流……吧?
#复健脸
00
嫩绿的叶子生机昂然的占据着枝条,风一吹就得意的张牙舞爪起来。山中静谧的很,除了植物和流动的山泉,还有置身其中的叶修,好似就再无活物了。山路是由青石板搭就的,边缘零星的缀着几小块青苔。
说实话,叶修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他虽然也去过很多地方,但他可以肯定自己并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色。
叶修顺着山路向上走去,山路向右边拐弯,天色在此时亦昏沉了起来,唯有前方有着细微的光。
他看见了,一片枫叶林。
01
这片枫林已经彻底红了,红的纯粹又张扬。
这让叶修想起嘉世第三次夺冠时,从后台看见的满观众席的嘉世红。
还有人们都走的一干二净后。
只剩叶修与空荡荡的开着灯的场馆。
还有奖杯。
叶修偶尔也是会有些小得意的。
他披着嘉世队服,高举了一下奖杯,背对着观众席从台上离开。
没有夺冠时的欢呼尖叫鼓掌,也没有解说激动的吼叫。
寂静中,光束洒在他的队服上,像阳光洒在火红的枫叶上。
03
叶修换了衣服,收拾好东西,关上场馆的灯,出去后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看吐出的烟雾都散尽。
然后混进了晚高峰的人流中。
没有人认识他。
所有人都在急急忙忙的归家。
而他走着走着,走入了一片枫叶林。
04
叶修觉得自己在做梦,他后退,发现后面有屏障在阻隔他。
叶修使劲儿掐了自己一下,然后确定了自己在做梦。
他无奈的继续往前。
他隐约预感到这极致的火红也许很快就会崩塌。
05
却没猜到是以那样的方式。
是到了冬天吧,枫树的叶子都枯黄败落了,落叶铺的东一堆西一堆。
有一屑星火落在干燥的叶子上,很快就蔓延到已经干枯腐朽的枫树上。
枫树林快要被燃烧殆尽之时天上下起了雪。
06
叶修知道灰烬和雪中有一颗种子正在等待来年发芽。未来,一定又是漫山开遍,层林尽染。
[后继有人啊。]他想,继续朝前走去。
他的荣耀,仍在继续,从未放弃。

END
5.20预祝叶神生日快乐!(^O^)y

其实喻王还有一个段子,但是趴床上打字压的胳膊肘疼,而且我妈催我睡觉,所以也许明天码,也许下周码……😊

喻王•学生时代
复健段子
黄少天正和政治大题殊死搏斗,坐在他斜后方的喻文州问他晚自习下课去不去吃夜宵。

黄少天想了想政治厚厚一沓卷子,又想了想晚饭时加的一个鸡腿,就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转过身去拿起笔还没写两个字,喻文州就又戳戳他,递过来张折成小方块的纸条,上面写着:“给王杰希”。

黄少天愣了一下,回头确认了一下王杰希是不是还坐在第一排,得到肯定答案后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喻文州:“哇这距离,第一排和最后一排诶,隔了五六个人四五张桌子,你们俩有事就不能下课讲嘛?好麻烦,不想帮你们传。”
喻文州平静的注视着黄少天。黄少天苦着脸转过身去,皱着眉想了想,趴在桌子上在那行字下面空白处用拿在手中的红笔写下歪歪扭扭的“by喻文州”。回头冲喻文州小声吐槽了句:“真是败给你们了!”任劳任怨的拜托前排的张佳乐帮忙。

纸条没有被送回来。

“可能是不同意?”喻文州猜测,继续写英语卷子。

下课后王杰希走过来,看见空着的黄少天的座位讶异:“没有请别人吗?”

“请了,只是他们都不一同去。”喻文州回答。

“这是约会吗?”王杰希问。

“唔,你觉得是吗?”喻文州问道。

“走吧。”王杰希说。

喻文州笑了笑,跟上面上平静但耳根微红的王杰希,与他并肩走出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