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昨夜独饮,发了好一会儿疯,终跌落进南柯里,不省人事。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给小姑娘买了个杯子,是那种发图定制的马克杯,想了想,把一张秋木苏一叶之秋沐雨橙风君莫笑一列排开的图发给卖家。


包裹到的时候还是小姑娘去取的包裹,回来还气鼓鼓的瞪我说我浪费那两个小碗——喂喂,两个猫还在那两个小碗旁边等着投喂呢。


拆开之后欢喜成了个到处扑腾的小雀儿,小心翼翼捧着杯子见谁都得展示一通,写作业困的睡着趴桌子上也非要胳膊圈着放脸旁边才安心,一要拿走就醒了,睡都没睡醒嘴一噘眼角就委屈的红了。


只能无奈的轻声安慰:“好了好了,不是要抢。”









纯属虚构的复健

除了马克杯(图也不一样)


复健段子

10.24手稿


擂擂战鼓声在耳边炸响,血与火的光影在眼前四散。我朝那殿上的金座大声呼救,却发现那华丽光彩只是表象,里面早已腐朽欲坠。那腐朽里面有个长发的男人,满身锁链,脖子上的枷锁压的他呼吸微弱。

他似是感到了我的目光,缓慢地把脸扭过来,露出一个笑。


那是张着口,露出可怖利齿,一呼一吸间都带着九州动荡与血气的神龙。


————

诈尸脸.jpg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始•梦回


王耀推开被战火烧去大半只剩焦黑痕迹带着密集弹孔和利器划痕的缺口的木城门。城墙上的牌匾只残留了‘禁’字的残块。


王耀一身黑西服,系着尾部装饰着金黄的五星和长城暗纹的红色领带,锃亮的黑皮鞋稳稳踏过地上的沙土。


他与眼前这座凌乱破败的古老城池格格不入。


火苗附着在断裂的木桩上,小小的一撮,既不继续燃烧,也不熄灭,顶上黑烟也不弥散,仿佛时空在此刻停滞。


“嗒嗒嗒……”细微的马蹄声传来。


王耀循声望去,只见一匹高大却瘦可见骨的棕马拉着一辆简陋的马车。它步伐混乱,眼神悲哀。王耀觉得它似乎想要奋力偏离那条越来越狭窄的小路的,却被一股无形的力拉扯着无法脱离。


它就那样踉跄的跑了起来,从王耀身边缓慢又快速,沉重又轻巧的经过。


“这真是个诡异的地方。”王耀想。


这地方在那马走过之后好像一个活物都没有了,无边的寂静使王耀清晰的听见愈加沉重的心跳声和窒息感。


王耀发现自己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就在他把最后一口气吐出的时候,大地骤然开始陷落。


王耀落地姿势不太优雅,他横倒在地上,两边墙上一溜的夜明珠散发着幽幽的光。他在内心嘲笑自己适应了现代白炽灯的光明,换回这种幽暗的环境就如同半瞎一般。


王耀坐起身,有些晕,好像刚才撞到了头。他仗着此时不用顾忌国家形象,手往怀里一揣,靠在墙上开始闭目养神。


“你倒是悠闲。”有人在他耳边说。


王耀睁眼,他发现自己突然到了金碧辉煌的宫殿里面,一张几层金龙纹绣帐覆盖的楠木大床就在他前面。


王耀伸手掀开床帐。


他看见了自己。


过去的那个重伤垂死的自己。


王耀想起来这地方是哪里了。


他成了这‘紫禁城’的孤魂,四处游走,无法逃离。


就像那匹棕马,被束缚在那条道路上,奋力挣扎却无法摆脱。


这是王耀横跨一个世纪的梦魇。


“你将清醒的站起,身着戎装,手持武器,身后飘扬着旗帜,硝烟,厮杀同号角声。”


“你终会清醒的看到,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王耀从午休中醒来,他看了看手表,下午两点的联合国会议还要继续,不过可以稍微晚到一会儿。


悲切的马嘶声响起,那匹棕马终于摆脱掉了无形的束缚,径直冲向城墙,鲜血飞溅。火苗成燎原之势,把城池燃烧殆尽。


宫殿里垂死的王耀醒来,苍茫空洞的眼中渐渐燃起火光。


————


DAR:这篇是这个系列的最初,比《那年京园》还早,但是这个手稿之前找不到了,最近找东西时又把它从一堆落灰的卷子中翻了出来。也算失而复得之物。考完期中心态炸裂,码了两个多小时的字(手速下降缘故)来放空大脑。


#沐秋1021生日快乐!#
像素极差警告!
字素:艺术字生成器9号福顺穿花浪影

碎碎念:今年没有写贺文是因为紧张复习→期中考→并考砸了,双倍的丧。考完后晚上在寝室从九点坐到11点啥也不干啥也不想,没力气说话也没力气笑
啊,今天也是蠢弟弟生日(有气无力)生日快乐。

有点稍微看不清啊,关于未来的路。

(突然诈尸.JPG)2017年写的段子

飞机上视地面被轰炸的人们为蝼蚁的人,不知在地面上抬头,看见的也只有飞虫大小的飞机外壳。

王耀冷笑:“他敢那轰炸机死命炸我,我当然要炸回去。他当我打不下来那成天嗡嗡作响的苍蝇吗?!”

复健段子
方锐似笑非笑,吊儿郞当站没个站样儿在讲台上杵着:“我就不信你们没给韩文清起外号。”
底下纷纷:“真没有!”“我们那儿敢啊!”
“我都喊他老韩。”
“那是你!”“我们不一样~”
“那你们也太怂了吧,我高中可都没有叫老师【某某老师】。”
“噫——不信!”
“真的!”方锐真诚的说:“我都喊他们哥和姐。”
“嘁——”

祖国生日快乐!大家国庆快乐!
#很久之前写在本上的句子

有人同我讲那些花朵,那些土壤,那叶片如何从枫树上跌落,把那树连同里面的蛀虫一块儿烧了去。
有人同我讲那些星光,那些魔法,那些城堡旁静默的小草,如何长成连片的草原。
有人同我讲那些逝去的时光,那些荒野中诞生出来的花朵。
有人同我讲那锋锐的剑陡然出鞘,那些混乱之雨骤然落下,属于他们的夏天。

有人同我讲他的朋友,天才绝艳。他从兜里掏了根烟出来,拈一颗火星点燃,烟雾朦胧了他的神情。
“后来……”

————
沙雕日常
最后一节历史课,老师放《如果国宝会说话》给我们看,其中一集是越王勾践剑,我不太记得当时具体形容词。
同学:诶诶我想到一个游戏……
我:什么?
同学:就是有个剑……圣?还是什么?记不起名字了
我(兴奋挥舞手臂瞎说):黄少天!黄少天!
同学:啊?不是!我记得里面有个金铃索。
我(有印象):啊我下过这个游戏……这个游戏还和全职出过联动!里面有千机伞和冰雨!可我那时候早删了(゚Д゚)ノ

嘲讽脸.JPG

叶修和苏沐秋走在前面,兴欣众也跟在后面嘻嘻哈哈插科打诨。
落在最后的陈果突然回头,敛去了嘴角的笑,面无表情的瞪着那跟在后面由黑泥样的恶意聚成的人形的怪物:“我们不是聋子,我们听得见。只不过他们不会在这种东西上花心思,倒是反过来劝我别在意。”
陈果手一翻,拿出她的玫瑰重炮:“很有意思啊?”不知何时已经成逐烟霞模样的陈果抬起炮口一顿狂轰乱炸把怪物炸个干净。
“老板娘这么生气啊?刚才怎么没看出来啊?”魏琛快速拿余光瞟了后面一眼小声说。
“嘿,你这眼神越来越差劲了。”方锐小声嘲笑:“你没看见那位小姐说的时候老板娘和苏妹子脸都黑了吗?”
“诶呦。”魏琛一副牙疼样:“虽然这俩货嘲讽,可拿名字指桑骂槐死揭伤疤这什么仇什么怨啊?”
“哇居然说高手兄和老大坏话,这怎么可以?看我包子入侵!”包容兴举起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板砖就要冲上去。
“……包子你别老是和黄少天玩。”方锐无力。
“啊?说起狮子座啊!我刚刚和他说了高手兄这个事儿啊。”
“哦呦。”魏琛很感兴趣:“他怎么说?”

包容兴学了一下黄少天的表情,——露出一个假笑,眼里一片冷,开口。

“跳梁小丑,不值一提。 ”

————END————

【系统公告:您的好友因过于智障被禁言。】

这里段奥然,一个咸鱼智障文手,高三狗,偶尔上来复健些段子,长篇虽然想写但现在没什么精力。

社恐,不混圈,热爱宅家且丑肥,希望关注我写的东西多一点,不随便对某事发表意见,但会生气。

身为一条高三狗:
不关心黑我本命(或萌的cp)和拉踩其他角色(或cp)的人。
被人地图炮“呵呵这就是你们某粉。”也毫无波动甚至觉得这人应该清蒸比较好吃。
不关注不凑到面前的OOC(凑到面前就打死x)
不关注不喜欢的东西,
对自身恋爱无兴趣,
非常恐惧发表意见,
不会骂人(语气词不算),
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给谁写贺文绝对是真爱,
抵制抄袭,
摁死地域黑(你TM才偷井盖!我搬都搬不动!),
不管闲事,
三观不同就不同,别天天举着晃悠。
【质问.JPG】你成绩怎么样?找着工作了吗?谈恋爱了吗?结婚了吗?孩子生了没?孩子成绩怎么样?很有钱吗?找到CP了吗?想要的周边买到了吗?想买的本买了吗?想要的手办买了吗?想出的本出了吗?想买的汉服Lolita裙假毛cos服胶带手帐笔刀橡皮砖印台火漆蘸水笔彩墨马克笔水彩资料书买了吗?哦?还吃着土呢?那还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揪着不放?
有不侵犯他人正当权益的言论自由,
有不触犯法律和不超出自己能力的的想干啥干啥,
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从小把宗教故事当玄幻小说看,
你尊重我,我尊重你,你不尊重我,我不会理你,你侮辱我,线下遇见就打你,还挺押韵啊诶嘿嘿。

此条单列#但用原著里梗恶意污辱角色会掏出四十米大长刀

禁转(文主要发在lof上),拒绝KY及KY评论私信,看见删评,拉黑。

(最近爬墙全职,决定以后在APH养老)

本命:王耀,叶修,苏沐秋。

CP的话其实是个博爱党(指的是文笔好和没有超出我底线一点的雷,才吃【虽然文荒但超挑食】)

【主要吃的CP:
APH:Dover,冷战,
全职:伞修(可逆),喻王(可逆),黄别(可逆)
龙族:楚路
火影:佐鸣,宁鹿
跨剧组:荣光组

要写的话就是伞修\修伞和其余(全职和APH)有趣的CP(北极圈的也写)。【完全不会开车】

热爱挖坑,死活不填。
其实是个话唠,但话废的时候比较多。
忘性超大,懒癌晚期。
(是个发刀者)

这世界七十亿人,我国十三亿人。
茫茫人海中,遇见你,何其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