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一把旧伞,各淋一半。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去学前•生气

叶修和苏沐秋走在前面,兴欣众也跟在后面嘻嘻哈哈插科打诨。
落在最后的陈果突然回头,敛去了嘴角的笑,面无表情的瞪着那跟在后面由黑泥样的恶意聚成的人形的怪物:“我们不是聋子,我们听得见。只不过他们不会在这种东西上花心思,倒是反过来劝我别在意。”
陈果手一翻,拿出她的玫瑰重炮:“很有意思啊?说什么苏墓球?”不知何时已经成逐烟霞模样的陈果抬起炮口一顿狂轰乱炸把怪物炸个干净。
“老板娘这么生气啊?刚才怎么没看出来啊?”魏琛快速拿余光瞟了后面一眼小声说。
“嘿,你这眼神越来越差劲了。”方锐小声嘲笑:“你没看见那位小姐说的时候老板娘和苏妹子脸都黑了吗?”
“诶呦。”魏琛一副牙疼样:“虽然这俩货嘲讽,可拿名字指桑骂槐死揭伤疤这什么仇什么怨啊?”
“我知道我知道!”包容兴插嘴:“我一兄弟他前女友就是这样的!给我那兄弟戴了绿帽还和我们说我兄弟勾搭小姑娘,还天天打她。妈诶,我那兄弟以前天天恨不得天天供佛一样供着她,现在……”
“怎么?”
“现在见一次打一次!”包容兴说。
“额……”
“打她找的那个男的!打的时候那女的就在旁边哭,说什么。‘不要为了我这样。’哈哈哈哈气的我兄弟的姐姐拉着她打了一顿。”包子兴高采烈。
“……包子你别老是和黄少天玩。”方锐无力。
“啊?说起狮子座啊!我和他说了苏哥这个事儿啊。”
“哦呦。”魏琛很感兴趣:“他怎么说?”

包容兴学了一下黄少天的表情,——露出一个假笑,眼里一片冷,开口。

“跳梁小丑,不值一提。 ”

————END————

这里是一个咸鱼的置顶。

【系统公告:中秋节更新!好消息!特大好消息!国庆不放假!】

这里段奥然,一个咸鱼智障文手,高三狗,偶尔上来复健些段子,长篇虽然想写但现在没什么精力。

社恐,不混圈,热爱宅家且丑肥,希望关注我写的东西多一点,不随便对某事发表意见,但会生气。

身为一条高三狗:
不关心黑我本命(或萌的cp)和拉踩其他角色(或cp)的人。
被人地图炮“呵呵这就是你们某粉。”也毫无波动甚至觉得这人应该清蒸比较好吃。
不关注不凑到面前的OOC(凑到面前就打死x)
不关注不喜欢的东西,
对自身恋爱无兴趣,
非常恐惧发表意见,
不会骂人(语气词不算),
拖延症和懒癌晚期,
给谁写贺文绝对是真爱,
抵制抄袭,
摁死地域黑(你TM才偷井盖!我搬都搬不动!),
不管闲事,
三观不同就不同,别天天举着晃悠。
【质问.JPG】你成绩怎么样?找着工作了吗?谈恋爱了吗?结婚了吗?孩子生了没?孩子成绩怎么样?很有钱吗?找到CP了吗?想要的周边买到了吗?想买的本买了吗?想要的手办买了吗?想出的本出了吗?想买的汉服Lolita裙假毛cos服胶带手帐笔刀橡皮砖印台火漆蘸水笔彩墨马克笔水彩资料书买了吗?哦?还吃着土呢?那还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揪着不放?
有不侵犯他人正当权益的言论自由,
有不触犯法律和不超出自己能力的的想干啥干啥,
我是社会主义接班人,从小把宗教故事当玄幻小说看,
你尊重我,我尊重你,你不尊重我,我不会理你,你侮辱我,线下遇见就打你,还挺押韵啊诶嘿嘿。

此条单列#但用原著里梗恶意污辱角色会掏出四十米大长刀
举例:某太太的“苏墓球”

禁转(文主要发在lof上),拒绝KY及KY评论私信,看见删评,拉黑。

(最近爬墙全职,决定以后在APH养老)

本命:王耀,叶修,苏沐秋。

CP的话其实是个博爱党(指的是文笔好和没有超出我底线一点的雷,才吃【虽然文荒但超挑食】)

【主要吃的CP:
APH:Dover,冷战,
全职:伞修(可逆),喻王(可逆),黄别(可逆)
龙族:楚路
火影:佐鸣,宁鹿
跨剧组:荣光组

要写的话就是伞修\修伞和Dover(最近找不到感觉)和其余(全职和APH)有趣的CP(北极圈的也写)。【完全不会开车】

热爱挖坑,死活不填。
其实是个话唠,但话废的时候比较多。
忘性超大,懒癌晚期。
(其实热爱发刀)

这世界七十亿人,我国十三亿人。
茫茫人海中,遇见你,何其有幸。

【原耽】 圆环

【原耽】 圆环     by段奥然

#给一个超有趣超可爱的小姐姐的生贺文!

#对不起记错时间了!迟来的7.23生日快乐!

【土下座】

#身高180吸血鬼余安*绝不傲娇胡冠

#新手司机上路,对不起我写的是什么沙雕文章

“嘶,你就不能下口轻点。”胡冠推了推头埋在他脖颈哪儿的吸血鬼先生。

“@#$%&”余安含糊的说。

“你说什么?”胡冠茫然。

余安松开胡冠的脖子:“我说,行啊。”

“……”胡冠无语,这个身高有180的傻大个明明是个吸血鬼却给自己染了个金毛,此时笑得像只哈士奇,刚才那点儿暧昧气氛被破坏的那叫一个干干净净。

胡冠打了个哈欠,推开身上的余安:“我要睡觉了,困。”

余安眨眨眼,一脸委屈:“可是小安还超有精神呢!”

“拜托一下你的右手兄弟吧,看好你呦。”胡冠当着余安面翻了个身,把自己的脸埋在被子里瓮声瓮气地说。

“老胡!胡冠——小冠冠?你不能这么狠心的抛弃我啊!”余安推了推胡冠。

然后他听见被子里传出来一个清晰的声音:“我能,我对你有信心。”

“不要在这方面对我这么有信心啊喂!”余安听着胡冠平缓的呼吸声有些泄气,起身去冲凉水澡。

“我去,你就这么放弃你们俩幸福美满的和谐性生活?啧啧啧,不行啊,老余。”赵有光嘴里叼根烟坐在桌前感叹道。酒馆是余安开的,地方小,客人大多是些非人物种。余安兼任调酒师,招了个巫师服务生。

“那我能怎么办啊?胡冠白天工作忙,魔法学院的事务多的很,天天这头跑哪头的。好不容易放次假当然要好好休息。”余安表面一本正经,暗地里咬牙切齿。这无耻狼人不知在哪儿听说他的事,又过来进行表面上是跟你谈心,实则内容全是:“哈哈哈哈哈。”“我去,你不行啊。”“太丢我们黑暗种族脸了!”“啧啧啧,太垃圾了。”“要你何用。”“呵呵,弱鸡。”等等各种嘲笑。

天知道这条单身几十年的狗货操的哪门子闲心。

“这次真不是单纯只嘲笑你一下就走的。”那不要脸的狼人右手夹着烟,吐出一口烟雾。

“我靠你还想干嘛?还嫌我不够糟心呢?”余安头疼。

“听说那边又开始乱了。”赵有光说。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都金盆洗手好多年了!”余安一脸警觉:“别想再拉着我淌那滩浑水了啊。”

“那是。”赵有光笑,脸在烟雾缭绕下看不真切。余安听见他说:“你想浑水摸鱼还摸不到呢。”

“靠——!”

“别过来!别…别杀我!救命啊!!!”余安面前的地精惊慌失措,这杀星已经杀了大半同族了,自已也凶多吉少!

而一身是血手执匕首的余安正在走神,他为什么走到了这个地步呢?因为那条狗货的激将就又来地下世界祸天祸地了?

承认吧,你还是渴望黑暗,渴望鲜血。

有人在他耳边低语。

“有时候真会弄混我们的种族。”那位黑发黑眼的教皇颇有深意地说:“你表现的这么光明,真看不出来你栖身于黑暗。”

“没有关系。”余安听见自己说:“我眼里没有神明,也没有光。”

肉渣百度云链接
密码:glji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古国 终不还

#短小复健

王新,他习惯了干燥的沙漠和少得可怜的降水。幸运的是还有几条地下暗河造就的绿洲没有完全被黄沙覆盖。

他曾有一个美丽的友人,楼兰。

莫名地消亡给她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历史没有太多关于她的记载,好像她只是昙花一现。

可王新知道,她真切的存在过,不是一场幻梦。那美艳的姑娘,曾合着他的歌声,与他在篝火旁共舞。

“不到楼兰终不还¹。”王新低声念着,站起身,握紧手中的枪,迎战凶狠的敌人。

楼兰不是一场幻梦,她曾像蝴蝶一般翩翩起舞。可惜之后的王新不是庄生,在她走之后便再没梦见蝴蝶。

无数人都告诉王新虽然活着要经受时间的磨砺,但死去一无所有。

可王新回答他们:“无论生前死后,我不过黄土一培。”

鲜血染红了王新的双目,他躺在这片百孔千疮的土地上,望着血色的天空,轻声哼唱一首民谣。

“姑娘啊姑娘,你站在河边眺望,是在等待俊俏的情人骑着马儿来迎娶你吗?他要和你一同欢歌笑语,送一朵衬你容颜的雪莲花……”

END
¹:原句:不破楼兰终不还。《从军行》王昌龄
作者换了个字。

翻在学校写的笔记本,发现自己记了一个

【王杰希回过头(噫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词)】

那个词是(顾盼生姿)

?????????????
(黑人问号.jpg)

【冷战组】小甜饼 #复健

#牙疼

伊万昏昏欲睡,大脑却不合时宜的重播白天的记忆片段,阿尔弗雷德的脸突然跳出来,伊万听见他不容置疑的轻声说:“嘿,你可不能指责我,这并不过激,而且……也不可控。”琼斯先生眼神有些躲闪,努力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耳尖却红了。

他给了伊万一个热切的吻。

“哦……”布拉金丝基先生彻底睡不着了,他趴在床上,把微红的脸和压抑不住上扬的嘴角埋在枕头里。

当我拥有一个热衷改大纲并且搞事的主角 (一)

OOC预警:

#BUG多

#原创画风奇怪的主角负责搞笑(*作者接到主角通知,主角说他追上了张佳乐),修伞负责CP,兴欣全员负责搞事

#私设多,更新薛定谔,不介意请往下看。

(一)

上午九点。

在兴欣网吧通宵游戏的常客小马此时有些萎靡不振,他半眯着眼打着哈欠,从包厢绕到前台去,想要买点吃的应付一下早饭。

小马到前台挑了桶红烧牛肉,倒满开水压了碗,正与早班网管闲聊,意外得知值夜班的老朗准备辞职。感叹了几句正准备回去吃面时,他看见兴欣的美女老板娘陈果急冲冲的朝门外走,一边走一边念着:“磨蹭了一会儿出门应该不会迟到吧?要是路上堵车怎么办啊啊啊!”

“老板娘!”他喊:“去哪里啊那么着急?”

“去机场接机!我出国留学的远房表弟要来我这里!”陈果回答,风风火火的走远了。

陆由拎着行李箱朝机场大厅的出口走去,去法国留学几年此时回到故乡应当心潮澎湃才对,他却好像很适应,一点都没有疏离感 。在看到人群中举着写有他名字的白纸板的陈果,提步向她走去。

陈果看见的是个约有一米八高,穿着白色羊毛衫戴着红黑格子围巾,气质温软,拎着一个银色行李箱的青年,见陈果在看他便露出一个微笑:“果果姐,好久不见。”

“小由长成帅气的男子汉了。”陈果感叹,十几年前只有过年去G市才能见到的小豆丁长成了俊朗的年轻人,使人有种时光飞逝的莫名惆怅。

“果果姐现在不也是大美女吗?”陆由笑着说,帮陈果把纸板收起来然后跟着她到路边拦出租。

“在国外怎么样?”陈果与陆由闲聊。

“F国还好吧,不过那里的华国菜餐馆味道为了迎合当地人口味都不太正宗。”陆由回答。

“姐中午请你下馆子!”陈果大手一挥豪迈的说。又想了想,问:“唔,爱吃醋鱼吗?”

“我不挑的,不过我会做饭,安顿下来就让姐尝尝我的手艺。”陆由说。

陈果惊讶:“哇,会做早茶吗?”

“恩……会一点点。”

“车来了,赶紧把箱子放到后备箱里去,我们坐上车聊。”陈果对司机说:“师傅,去XX路兴欣网吧。”

陆由看着车窗外的景色飞快向后退去,陌生又熟悉的景色勾起脑子中一闪而过的暖色回忆。

“小由是学什么的啊?”陈果好奇的问,她只知道陆由在F国留学,却并不知道更具体的事情。

“主要学油画和设计。”陆由说。

“额……平时玩游戏吗?”陈果问。

“玩啊,la gloire¹,这游戏已经有职业赛了,我也和朋友们组战队比过几次赛。”

“是吗?我跟你说,姐给你大力推荐荣耀,好玩着呢!职业赛事已经好几个赛季了……”

“那啥果果姐……”陆由有点懵:“咱俩说的应该是一个游戏,出国前我也玩过国服,在F国玩的是欧服。”

“啊啊,是吗?”陈果尴尬的瞟向窗外,眼尖的看到一张海报,顿时有些激动:“小由快看!我女神苏沐橙的海报,联盟首席枪炮师,颜值又高技术又好,我本命啊啊啊!”

陆由看着窗外的海报,当年的小女孩此时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他把自己从回忆中拉回来,继续和陈果聊天:“我蛮喜欢她的,颜值高技术也不错,女神级别的大美女啊。不过斗神一叶之秋是本命,一区老粉在此!”

“诶是吗?我也是叶秋粉诶……”

陆由同陈果说笑着,很快就到了兴欣网吧。搬下箱子付过钱,陈果突然想起陆由好像没有订酒店,她问:“小由,你有订酒店吗?没有的话就来我的网吧住吧?”

“不用麻烦你了果果姐。”陆由说:“额……上林苑离这里近不近啊?回国之前我哥在那里买了个小别墅,他把钥匙寄给我了让我去哪儿住。”

“当然近了!我送你过去。你有空来网吧玩啊,电脑随便玩。”陈果大气挥手。

小别墅其实不算太小,地上有两层,二楼有两间卧室,一楼有两间客房,厨房空空荡荡的,门右边墙角处放了一个约有两米高的大冰箱。地下室堆了一些杂物,家具都铺上了防尘布,因为有请人定期打扫所以并没有多脏。只是需要购买很多日用品和食材。

陈果自告奋勇的帮忙去小区的商店买东西去了,陆由没有马上收拾东西,而是拿出了手机在QQ上群发回国的消息,最后才给一个叫【我们都很忙就不要长篇大bb了】的群发消息。

【我们都很忙就不要长篇大bb了群界面

蓝蓝路6:我回国了。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哦,回广……G市还是H市了?

蓝蓝路6:H市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不是,你不是在欧洲组了个战队打职业吗?我记得你不是说还得过冠军?怎么如此轻易地就回国了。

蓝蓝路6:这件事说来话长。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那你就长话短说。

蓝蓝路6:战队里某些人比较皮。而我正好要毕业回国了就推波助澜了一下,没想到老板逼我退役。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我记得很清楚你才22岁啊?

蓝蓝路6:可能是因为他认为我保不住自己的手吧,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信心。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我怎么记得我给你的人设是单纯的一个画家啊!

蓝蓝路6:那你做做白日梦又不犯法ㄟ( ▔, ▔ )ㄏ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哭唧唧)你就不能不搞事,上回让你出国进修艺术,你跟我讲你搞了个游戏战队还拿了欧服冠军,妥协让你一边玩一边学,你到好,在大好青春时光干脆给我退役回国了。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你就不能不乱搞大纲,你这样我是要弃坑的。

蓝蓝路6:生命不息,作死不止。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那你可真棒棒哦.jpg)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那你以后准备干什么?

蓝蓝路6:一堆的商稿没接呢,也想争取多画些作品,说不定可以提高一下。

蓝蓝路6:想在二十五岁之前办成个人的画展,不能落后上辈子太多嘛。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痛苦.jpg)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如果我能顺着网络来找你的话,我一定要见证你打破自己记录的场面,想想就激动人心。

蓝蓝路6:哈哈

[系统消息:在都很忙的情况下就不要闲聊了哦(●—●)]

蓝蓝路6:……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行吧,再有啥变动和疑问再聊吧。

蓝蓝路6:好。】

TBC
¹法语的glory,陆由在F国习惯了,下意识就说出来了。

DAR:你们马上就会知道作者的苦逼。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祸起• 阴晴圆缺(2)

大陆不可见兮,唯有痛哭。——《望大陆》于右任


“你说的对,他醒来了。”撤走时本田菊恨恨地说,“ 可打败我的可不是他啊,他依然懦弱而无能。”

王湾只笑笑,盯着空旷的营地发呆。她看见了本田菊身上焦黑的伤,据说那是琼斯家的研究人员研制出的武器。

其他的国家,现今还没有的武器。

“我想回家。”她说,声音回荡在空荡的日军营地里。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想要回去。”

她抱住膝盖,把自己在椅子上团成一团。

“可是……我好害怕啊。”

恐惧紧缚在她的身上,使她几近崩溃。

害怕被掌权者再次拱手相让。

害怕兄弟姐妹之中有那些再也不见。

害怕自己依然是那个无能为力的自己。

王湾紧盯着挂在墙上的日本战略地图,无声地细数着每一道伤疤。

“我想回去。”

“我惧怕回去。”

——时间线: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这几年来,王湾已经渐渐忽略了那个问题。

直到有一天。

蒋带着金发蓝眸的男子敲开了她的家门。

“你想成为一个国家吗?”确定了蒋撤往台湾的事务之后,琼斯留了下来,对蒋说是要和王湾谈一下接下来的布置。蒋没有多说什么,先行离去了。

然后琼斯笑着问:“你想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吗?”

这种傲慢的。

野蛮的。

不可一世的。

和大哥完全不一样的。

国家。

“我会考虑的。”王湾心情复杂的勾起嘴角。

“那就这么决定了吧,联x国的合法席位就先让你坐。”琼斯好像听不出她话里隐藏的反对,眼镜后的蓝眸微微眯起,明明是在笑却无故给人一种寒意。

“顺便一提,不接受反对意见哦。”

强大又任性的。

“军事,技术,权力,财富,自由…都会有的。”琼斯以一种蛊惑人心的语调说。

“那……家呢?”王湾问。

“州市和人们都是我的家人。”琼斯耸耸肩。

“国家之间的感情呢?”

“天真的女孩。”琼斯漫不经心的吹了声口哨:“你说殖民地对殖民者而言是什么呢?廉价原料产地,商品输出市场,大量的廉价劳动力。而拥有主权的国家,即使关系再好,也只有利益的牵绊。你们家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王湾木然地回答。

“没错!”琼斯伸出手打了个响指,恢复了原来年轻活泼的样子,“差不多就是这样咯。”

——时间线:解放战争时期

TBC
仅仅是我个人浅薄的理解😊

表情包
p357无文字图 12345叶修  67王杰希

【无cp】得之一寸光 零章

#无CP,严肃发刀向
#作者显露出来了报社本性233
#缉毒警察设定
#OOC,bug多

亲启

老爷子,妈。虽然这是每次出任务前例行的写信,但我刚出任务时从来没有写过。

后来有人和我说:“万一是最糟糕的情况,团灭了,可没人像你一样给我带遗言了。”我觉得他说的不错。

老爷子,我知道不服从您安排去做了缉毒警,您担心又生气恨不得打断我的腿。

说实话,我很怕死。
但一想到有人能因此活下去。
就不怕了。¹

幸好还有叶秋。

叶秋,我想随骨灰盒附上的一定还有很多盒子。那里面是出国任务完成自由活动时我买的特产,一直没寄出去。标有叶秋srlw的是你这十年的生日礼物。

抱歉了,以后每年咱们生日没办法给你发生日快乐了。不过看在我把之前十年的生日礼物都补上的份上,就稍微原谅一下我呗。

妈妈,我过年一定回家,你就别在叶秋沐橙陈果哪里耳提面命了。对了,我想吃您过年给我包的饺子了。女朋友什么的,怎么也得我退役再考虑啊。您和老爷子要是想抱大胖孙子,多催催叶秋啊,嘿,我也挺想抱抱我大胖侄子的。

哈哈,我写的这么严肃,别被吓到了。
这封信肯定不会被首长交到你们手上的,所以我写的这么随意。
‌太多絮叨了,一点都不像我。

                                   叶修  亲笔

TBC
¹:网易云音乐《无碑人》原评论:【“我很怕死,但知道有人能因此活下去,突然就不怕了。”——向所有的缉毒警察致敬。】

写作业写到报社,对不起我又开坑了。

改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