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昨夜独饮,发了好一会儿疯,终跌落进南柯里,不省人事。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耀诞】先夏

#bug多
#百度的时间线
#尧舜禹是谥号……
伊祁放勋:尧
姚重华:舜
姒文命:禹
娰启:启

01

  王耀在黄河边立着,听着黄河奔涌的浪涛声。——和部落里震天的哭声。

  贤能的前部落首领姚重华过世了。

  这并不是什么可以淡然处之的事情。王耀想。

  但是……人总是要死的,每到这时就会显示出自己和其他人的不同来。

02

  “我是山间的精怪吗?为什么我不会死掉呢?”王耀曾经问伊祁放勋。当时的王耀尚且年轻,身体还是少年。他抽抽鼻子,面上显出一种孩子的懊恼来。

  “你是我们部落文明的化身,你是这片土地!你是这条奔涌不息的大河!”伊祁放勋挥舞手臂,脸色激动的涨红:“你出现时万兽在咆哮,大地震动不已,天空布满了金光!我听见万军的呐喊和嘶吼,我也听见大火必必剥剥地爆响!”

  伊祁放勋好像终于发现自己有些激动,他放下手,握拳放在嘴前咳嗽一声,继续说:“我也听见神秘悠远的歌声飘荡。龙从金色的云层中探出头来。
它开口:‘这孩子是文明的化身,他是这片土地,是这条河流,他用双眼见证历史,也亲身参与历史。传承不亡,其身不灭!’
我问它你的名字,它说:‘华夏一族在此繁衍生息,他自然名为华夏。可行走于世,必要有一个人世之名,不叫歹心之人害了去。’”

  王耀怀疑的看着他,扭头便跑出去和部落里的青年一起去打猎了。

03

  伊祁放勋沉默了一会儿,一个人接着说:“它还说,你是真龙的化身,是华夏的王,像太阳一般永远照耀着我们。”

  “所以,你名王耀。”

04

  王耀在祭礼后遇见了姒文命,他带着娰启,头发灰白,脸上充满了哀伤。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①”姒文命喃喃道。

  “这十六言,你记得很清楚。”王耀说。

  “您……也来了。”姒文命说。

  “我怎能不来?”王耀问。“我听说你准备治丧三年,然后让位?”

  “我老了,该让位给更贤能的年轻人。”姒文命说。

  “你考虑便是。”

05

  “皋陶死了。”娰启来拜访王耀时说,正在倒水的王耀手一抖,晶莹的水珠撒在桌面上。

  “父亲又要让位给伯益。”娰启拿起木碗喝了一口水,看着王耀手忙脚乱的擦桌子。

  “伯益,也是一个有才能之人。”王耀说。

  “是吗?”娰启笑笑,放下木碗,起身出门。在门口时顿住淡淡说了一句话:“可是若我想要那个位置呢?”

  “若君贤良爱民,则无谓也。”王耀回答。

06

  王耀在娰启被众人推举上位时,难得又去了一趟黄河边。黄河水依旧不知疲累的奔流。王耀现在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什么了。

  他是这片土地,他是文明,他是华夏一族的王。

  他,是即将更名为夏的国家。

END

①:人心是危险难测的,道心是幽微难明的,只有自己一心一意,精诚恳切的秉行中正之道,才能治理好国家。

DAR:写了即将成为国家的王耀。啊,年轻的王耀。他那么好,而我的文笔太烂。暴风哭泣。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