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他们是光荣与梦想,目标与理想。
是荣耀,爱,和希望。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年末总结】2017年未完成的新旧计划

(没有写完——没有开始写——反正都没有发出来,已发会标)

火影

⒈《故事休提,故人相忘》(宁鹿,长篇,未写)
种花家古代架空
宁军师*鹿将军

脑洞:

茶馆
“那奈良将军以前是备受打压的丞相的独子,现在却变成了威名震慑西北使无人敢犯关口的大将军。这其中的故事,嘿,还请小老儿慢慢道来”一头白毛的说书人说着,惊堂木一拍。“京城人都知道,这鹿丸少爷可是名声响当当的纨绔。杯中酒一人独饮,盘上局棋走两路。梅香楼美人在怀,天下事自在心中。
骑马背剑行关口,身不沾血入敌营。西北蛮夷皆丧胆,只闻沙场哀哀声。这诗言的可是当时人口相传津津乐道之事。话说……”

茶馆
“自来也大人!西北告急!关口城破!奈良将军战死,余一份血书送回京城。皇上召您上朝觐见!”一身着甲胄的将士向说书人直直冲来。
“道的是一番惺惺相惜,一见倾心莫过于此。”白毛说书人正是自来也。“诸位客官,小老儿今日有事,这故事啊……”自来也笑了一声,站起身。“小老儿若是能再回京城,再讲于诸位听吧。”
白毛说书人踏出茶馆。
踏向西北兵戈又起的战场。

⒉《蓝书签》(宁鹿,长篇,已发然坑)

b站直播画画宁*文画双修鹿(高中生)

片段:
奈良鹿丸喜欢看画手们直播画画。
“毕竟勾搭一个画手是我的梦想。”他曾经对井野说。
那时候的山中井野翻了个白眼戳穿了他的意图:“你的画技也不差,纯粹是懒得。而且你勾搭的到吗?”
奈良鹿丸晃晃脑袋:“麻烦。”
不知道到底是在说什么麻烦的山中井野表示不想和奈良鹿丸说话并塞给他一块烤肉。
剩下的烤肉被秋道丁次一扫而光。
初中毕业的那天结束在争抢和安抚声里,带着烤肉香气的夏夜最后的回忆对于奈良鹿丸来说大概是躺在草地上看见的满天繁星和圆月。

接下来是APH

⒈《剧本》(GL仏英,短中篇,架空人设)

以索瓦丝和罗莎为主演的歌剧。
著名演员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剧本作家罗莎·柯克兰
这个是群里作业,其实算是写完了但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写歌剧内容,长期以来就忘了。

片段一:
弗朗索瓦丝解开蒙在罗莎眼上的手帕,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还有弗朗索瓦丝布满深情的蓝色眼眸。
“我如玫瑰一样美丽的罗莎,我几乎要迷失在你那绿森林一般的眸子中了。”弗朗索瓦丝将花束递给她,然后拿出一个紫色天鹅绒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有一对戒指。
“我将爱你、忠诚于你,无论你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弗朗索瓦丝捧着戒指说。
“我想和你共度此生,亲爱的罗莎.柯克兰,你愿意嫁给我吗?”
罗莎惊讶的捂住了嘴,她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初版结局:
戏剧里的王抱着骑士的尸骨坐在沾满血的王座上流泪,戏剧外的罗莎紧攥着弗朗索瓦丝送给她的镜子和戒指继续最后的回忆。
年轻的弗朗索瓦丝坐在古朴的大镜子前微笑着向她招手。
“亲爱的,我有和你说过吗,你穿婚纱的样子真漂亮。
罗莎想冲她笑,眼泪却先流了出来。
‘亲爱的,我有说过吗,你穿西装的样子也不差。’
讣告: 著名作家罗莎.柯克兰女士,在家中病逝,享年53岁。
曾著《晚间》、《无声》等书,曾获'阴雨文
《耳语》、学"奖、‘英最受读者喜爱作家奖等。
她的爱人法国演员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女士(著名电影作品《王》《谁杀了我》《月亮石》等) 在查出有家族遗传病后顽强的和病魔斗争了一年半,死神还是带走了她,她的生命止于32岁。
我们在此发出沉痛的哀悼,愿柯克兰女士能在天堂与爱人相聚。

⒉《无解》(BL仏英,中篇,架空人设)

预言师法*黑道少爷英
依然是群作业……抽签抽到的人设是预言师和黑道少爷,当时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怎么写,写了八千多字后剧情发展越来越奇怪,BUG愈来愈多,就搁置了。

片段一:
亚瑟.柯克兰抚摸着手机屏幕,手指在相片中金发男人的脸上抚摸。
那是一张偷拍的照片。
“亚瑟。”墙上的画出声说。“波诺弗瓦已经不会原谅你了。”
“我知道。”
“已经不会原谅你了。”
“我知道。”

片段二:
“你决定了吗?”在黑暗的街道中露出一抹显眼至极的银白色。
金发男人叹了口气:“这也是最好的保护了。把‘预言师’是马修的消息放出去,怎样让他们相信不用我教你吧?基尔?”
“本大爷可不是阿尔弗雷德那个小毛孩子!”基尔伯特一拳砸向他。“好歹对一起长大的朋友有点信心啊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抬起手接住来势汹汹到最后却放轻了力道的拳头。“走吧,安东尼奥还在等我们呢,这次可是有正经事,别再一见面就闹作一团了。如果再吵醒了罗维诺的话安东尼奥会散发出黑气变身大魔王咔嚓了我们啊。”弗朗西斯用手在脖子处比了比。

⒊《山河犹在,国泰民安》(耀中心+省拟,长篇,史向国设)
祸起篇·那年京园和祸起篇·阴晴圆缺(一)主页上都有,所以这里放的是未发出和未写完的阴晴圆缺(二)[片段1、2]和老友篇·大秦[片段3]。

片段一:
大陆不可见兮,唯有痛哭。——《望大陆》
“你说的对,他醒来了。”撤走时本田菊说,“ 可打败我的可不是他啊,他依然懦弱而无能。”
王湾只笑笑,盯着空旷的营地发呆。她看见了本田菊身上焦黑的伤口,据说那是琼斯家的研究人员研制出的武器。
其他的国家,所没有的武器。
“我想回家。”她说,声音回荡在营地里。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想要回去。”
她抱住膝盖,把自己在椅子上团成一团。
“可是……我好害怕啊。”
恐惧紧缚在她的身上,使她几近崩溃。
害怕被掌权者再次拱手相让。
害怕兄弟姐妹之中有那些再也不见。
害怕自己依然是那个无能为力的自己。
王湾紧盯着挂在墙上的日本战略地图,无声地细数着每一道伤疤。
“我想回去。”
“我惧怕回去。”

片段二:
“有一天,你会在大海上飘零,如无根之浮萍。”

片段三:
“曾经有一条路,它在沙漠中,被漫天飞舞的黄沙覆盖。”
“商人们从遥远的东方带来悠悠飘香的茶叶、轻曼的丝绸和精美的瓷器,骑着骆驼翻越沙漠,到了西方售卖。商人们对着沿途经过的西方国家的人们赞叹东方的繁华美丽,于是人们也开始赞美它。”
“当时其中最强大的一个,罗/马。他热爱美酒和美人,更是一个美食家。当然,不仅仅如此,他还是最出色的战士,拥有两个可爱的孙子。”
“他脱下战甲穿上便服跟随商人去了东方。”
“罗马和中国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中,中国站在穿着龙袍的汉朝皇帝的左侧。”
“黑发黑眸的东方国家,用玉簪束着发,穿着宽大的衣袍,衣衫飘然,仿佛随时可乘风而去。”
“皇帝叫他‘汉’,而罗马,即使知道他的姓名是王耀,却固执地称他为‘塞里斯’。”
片段四:
“似乎西方的神看不得英雄迟暮。”
“他战死沙场。”

⒋《人鱼》(冷战,短篇,脑洞,架空人设)

这篇是当时人鱼梗很火的时候想写的,有张伊万人鱼的图。
脑洞:
那些藏在新奇眼光背后的恶意,令人毛骨悚然,心生厌恶。
эти глаза спрятал в новинки за вредоносных, жутко, омерзительно.
令他最心生悔意的一件事,是没让他看一眼向日葵花田,任由水手们把他放归深海,放归进冰川下冷彻渗骨的海域。
不管怎么样,我也还是想要当hero啊,万尼亚。
仅仅是你的,一个人的,hero啊。

⒌《失色》(冷战,短中篇)

全色盲画家露*战地记者米

片段一:
他的世界里一切与常人并没有什么分别。只是那灰白黑的世界比旁人多了份单调空洞。
即使我的眼睛将世界化为黑白的影,你也是其中最为柔和的令人安心的那抹光。

片段二:
黑暗中微弱的烛光下有一双沾满铅灰印的手拿着铅笔正在纸上勾勒形状。
  对于伊万来说,夜晚到黎明的这一段时间,是他能随心所欲可以创作的时间。他那喜暗畏光的眼睛在黑夜来临的时候总会好受一点。
  有一次熬夜过了头,伊万看见东边天空一点一点亮了起来,那个从地平线上缓缓钻出的圆球越来越刺眼,到了成为一片白光时,他早已紧闭住眼睛,眼睛因刺痛而流出眼泪。

片段三:
  “咔哒咔哒…”伊万在这不间断的声音中睁开了眼睛。阿尔弗雷德正按着他的圆珠笔,在他看过来的时候撇嘴。
       房间里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只有阿尔弗雷德哪里有一点空隙让光线进入。
       年轻的记者依旧对付着圆珠笔,面色不善。他最后放弃似的使劲按了一下,可怜的圆珠笔碎裂开来。
“琼斯,你就不能换根笔吗?瞧瞧,我的桌子。”
“嘿,布拉金丝基!”阿尔弗雷德有些恼怒:“这可是我妹妹送我的笔!”
“那你为什么不妥帖收好呢?”伊万挑眉:“托你那身怪力气的福,它坏了。”
  “你还在为我要去中东战场生气?!别幼稚了万尼亚!”阿尔弗雷德把坏掉的圆珠笔扔到垃圾桶里:“我以为你好歹比亚瑟成熟一点,我可是Hero啊!”
“到底谁不成熟?!报名的时候你可没和我们商量过!”
“哦,你们终于站到统一战线上去了?可喜可贺!”
“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以为你嚷嚷着你是Hero就会像美国那些愚蠢的英雄主义电影里的主角一样钢筋铁骨?”
“哈?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
“啊……和你说话真是费力气……”伊万捏了捏鼻梁:“不得不说,我非常的担心你。”

⒍《гравер》*刻刀(诅咒,长篇,脑洞,架空人设)

想试着写写暗黑向的,就产生了这个脑洞。
雕刻家-杀人魔-反社会人格露*侦探英
-涉及家暴【动手+冷暴力】
-涉及校园暴力
-有血腥场景描写
片段一:
“我将杀死你,用这把刻刀把你雕刻成完美的艺术品。如同过去我对我父亲,对我01号~025号的艺术品做的那样,完美无缺。
你是第26个目标,亲爱的侦探先生。”

片段二:
“你是个天才,但我不是。”
“而我因我那酒鬼父亲的家暴三番五次进医院,因为我不愿让他利用我的才能。直至他死亡我才从地狱里解脱。”
“我怎么可能让一个打死妈妈和想侵犯娜塔莎的人利用我呢?纵使我流有他的一半血。”

⒎《扑克大陆ONLINE》(粮食向,无CP,长篇,架空人设)
想写网游来着
片段一:
红酒赛高:……怎么办在网友面前吹楼上邻居的好突然发现是本人?我要……!
中华锅:你等等 !
你的好友“红酒赛高”已下线
……
然后王耀就噔噔噔跑上楼和正在做法式奶油浓汤的弗朗西斯大眼对小眼。
“呃,其实只是手机没电关机了,不是故意的。”
“哦。”
尴尬的对视。
“要尝尝小面包吗?”
“好啊,我买了桂花糕你吃不吃?”
吃货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之后其他人表示声讨这两个各种秀饭友的家伙。

片段二:
弗朗西斯是个什么人啊?
要是让王耀来讲,他会把这个在游戏里认识许久的网友大力吐槽一番。
明明是个牧师却一挑五,还赢了?!虽然后来知道了他触发了隐藏任务只能做个暴力奶,整个《扑克大陆ON LINE!》的牧师也就这一份儿。
现实中王耀他是个大学教授,宿舍楼上来了个法国外教天天做甜点和法国美食。正好交流厨艺嘛,王耀这么想。然后就你带着你做的美食来我家,我带着我做的美食去你家,一来二去的也就熟络了起来。
当时王耀还不知道游戏里认识的各种撩撩撩的朋友现实生活居然是一个热爱美食和艺术的大学教授。

⒏《九尾狐与不老松》(极东,中长篇,脑洞,古代架空)

不老松山神耀*九尾狐菊
前世今生梗
主页有篇文言的序(捂脸),正文还没开始写。

⒐‌《Here》(法瑞,中长篇,脑洞,架空人设)

被一个沉迷于冷CP的小伙伴带进坑的,是法/国*瑞/士哦。
军官法*银行家瑞

片段:
茨温利家的瓦修去了C区,这事在X镇成了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嘿,想想吧,一个事业有成年轻的瑞士银行家,放着大把的钱不赚,不顾家人阻拦,硬是要到C区去。C区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地区,那里常年战乱,危机四伏。人们对于在自己附近发生的反常事兴趣极大,经常提起更是不奇怪。
而已经随着部队坐上火车去往C区的瓦修自然不知道自己成为了小镇里人们经常提起的对象,只是怀疑老是打喷嚏的自己是不是感冒了。
火车车窗开着的缝隙里窜进来的冷风使瓦修和他的咖啡一样冷静。瓦修盯着杯子里苦涩的饮料看了一会儿,还是喝掉了它。事实上那是速溶的,完全没有咖啡豆的醇香。至于提神效果,什么能让一个忙到凌晨只睡了四个小时的人现在依然清醒呢?一点速溶咖啡加上冷风和个人毅力?也许。 不过他下一次入眠只能是在晚上了。

然后是今年下半年入的全职高手

⒈《818叶神的初恋》(伞修,论坛体,短长篇,已发然坑)
植物人梗
坑的原因是有点OOC,BUG也略多,然后又先写了篇结局番外,就不想写了(doge脸)
主页里有1L—100L的论坛体(分两章)和一篇番外。

⒉《孤鸿》(伞修,段子体,已发然坑)
伞妖苏*狐妖叶
写这篇时就是一时灵感,没有大纲,写了1—17(分两章,主页有。)后就崩了QAQ

⒊纪实体(无cp粮食向,长篇,魏琛视角,架空世界,虐向)
片段:
魏琛坐在沙发上,烛火明灭下看不见他的神情。
当年神一样的少年真正的老去了。
“老夫……那些时候,基本都不在场。”魏琛收起了以往官方发言时的那种意气风发的样子。背微微佝偻,显现出一种几不可见的脆弱。
“老夫的对手、损友、伙伴、接班人、徒弟、后辈们,一个接一个死去。”
“而老夫只能看着。”

⒋《太禧白》(伞修,长篇,伞中心,快穿系统,改BUG中)
反正这篇有大纲……APH国拟设定在主世界出现。我就是想写我三个本命啊。
哈哈哈前期活在快穿世界的叶神对不起哈哈哈。

片段一:
陈果什么异样的态度都没有表现出来,只笑着说:“你回来了快管管叶修,他跟老魏吸烟吸的训练室里烟雾缭绕的跟仙境似的,一开门啥都看不见,还咋说都不听。”

片段二:
只要想想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们,就平白生出一种折磨人的失落与绝望来。

片段三:
万千星子仿佛都在聚拢,形成一条光带来,蔓延在冰雪覆盖的山峰上。
“阿修你看。”苏沐秋说。
猎猎寒风掀起了他的外套,声音向空荡处延伸,直到消失都没有另一个懒散声音的答复。反倒是王耀扭转过头来,看着苏沐秋,眼神有一瞬的复杂。
然后王耀便笑了∶“你这可陷的真深啊。”
“……”

⒌《信鸽》(伞修,长篇,架空星际,脑洞)
《太禧白》一个片段衍生,有脑洞但不知道怎么写。

以上就是未完成的计划,希望能在2018年里能忙里偷闲搞定它们。
祝大家元旦快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