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昨夜独饮,发了好一会儿疯,终跌落进南柯里,不省人事。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复健仏英段子

“你要看着我,注视着我。等我死后,你便变作一只鸟,栖息在我的墓碑上。来到墓园的人都会说:‘看啊,那是柯克兰先生的墓碑,上面写着【我狂喜!我与我的爱合葬了!】’弗朗吉——”亚瑟·柯克兰用近乎悲哀的语气说。
“——死亡的确切时间是不可预知的。”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瞥了一眼窗外,一只鸽子飞到空旷的阳台上去啄那些面包屑,阳光终于驱散了乌云向人间倾洒,鸽子愉快的咕咕叫了。它振起翅膀飞起,披上一层金色的光织就的衣衫。

感觉自己好久没写点东西了,这些日子就一个词儿形容,庸碌。
懒癌晚期患者的复健无比漫长QAQ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