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他们是光荣与梦想,目标与理想。
是荣耀,爱,和希望。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咸鱼妄图滋事

#依旧复健

#十一点写到一点,蜜汁情人节

#OOC严重BUG多

#写写老魏,烦烦,文州

#私设:蓝雨有一个训练任务完成度的小程序,目的是为防止偷懒。【训练营专属】

程序如何判断完成度:给出的任务六十分及格就算完成了emmm就是打游戏嘛,攻击走位跳跃PK,通关不是一般都有几颗星。测完成度100%只有一颗星(残血但完成)就可以了,两颗三颗四颗五颗是限定训练,比如一分钟连击多少下,一分钟击杀全部怪,几分钟跳跃多少次,一分钟躲避走位等等。

烦烦队内排名第一。文州吊车尾但慢慢爬升。

——

也许是雾的缘故

我看不清你的背影

也听不见你的告别

——

“或者系雾嘅缘故,我睇唔清你背影,都听唔见你告别。”

黄少天耳机里面的女声轻轻唱着粤语,而他面无表情的敲着键盘,用劲儿之大好似要把训练营的键盘彻底报废掉一样。

有人感到奇怪:“黄少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失恋了啊?”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说话不可以吗?!你们这样说的好像我多话唠一样,难道我安静一会儿是世界奇观吗?!那边几个点头的什么意思?!来1V1啊!看我三段斩斩斩斩死你啊!!!!”

“xswlhstaj@%#&*……”

训练营的众人痛不欲生,恨不得打死刚才说黄少天安静的那位仁兄。

黄少天抱怨一通后慢慢安静下来,他看看时间,退出游戏,拔出账号卡,走出了训练室。

喻文州瞥了一眼他的电脑,桌面上的训练任务完成度显示条是40%。

喻文州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看看自己的任务完成度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50%

虽然看上去比黄少天多一点,但是说明了他们都不在状态。

毕竟一向一个仗着天赋早早完成任务就在网游里大杀四方了,另一个低空飞过及格线却一次又一次努力尽善尽美。

这样的成绩,真是非常的难看。

如果魏琛此时来了训练营,一定会跳着脚大声骂的他们两人都抬不起头。喻文州想,于是他也学着黄少天早退了。

——

“喂。”

“是魏琛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打错电话了。”

“喂?”

“是魏琛吗?”

“抱歉,我打错电话了,不好意思。”

“喂?”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sorry,you……”

黄少天瞪着眼睛,觉得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

他放下蓝雨后门小卖部的电话,付钱,走回了蓝雨。

“退就退嘛。”黄少天轻声说:“凭什么给空号,难道魏老大你要放弃荣耀了?”

他看了一眼铁门,最后把锁锁上。

隐隐露出坚毅神色的年轻剑客仿佛把自己与蓝雨锁紧,决定撑起这片天地。

——

“喂?”

“是魏队吗?”

“我…”

“对不起。”

“……您说的是。”

“您这电话号以后都不用了?”

“我会的,不会辜负您的索克萨尔。”

“行,不告诉他。”

喻文州向方世镜借了电话打给魏琛,向方世镜道谢后他继续回训练室训练。

术士的法杖高举吟唱打开了死亡之门,任务完成度终于达到了100%。喻文州揉揉眼睛,退出拔卡回宿舍,路上碰见了黄少天。

术士沐浴着午后的阳光,坚定如初。

——

“还难过啊?”

“有点,魏老大居然给我的是空号!”

“一起给蓝雨拿个冠军?”

“哼哼,当然!让魏老大好好看看我怎么怼死叶秋的!”

“加油。”

“加油!”

——

魏琛退役后并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背着包拎着行李箱远离了那个精彩缤纷的舞台,以后大概也不会再登上去。

他到离G市远一点的地方租了个房子,每天过着吃喝拉撒睡找工作的日子,闲的无聊,却也不碰游戏。

一天下午躺在沙发上睡觉的魏琛被电话吵醒,一看来电人是方世镜,便按了通话键。

“喂?”

“喻文州?”

“道什么歉,想太多了,没有的事,是我该退了。”

“对了这张电话卡以后就会掉水里面:>”

“加油!拿个冠军。”

“可不要和少天说啊,把电话给老方。”

“他俩状态还不好?”

“会调整过来的。”

“那是,这俩孩子都是人才。”

“……我挺好的,有那里不好,该吃吃该睡睡,说起来这个!你们俩兔崽子可是打扰我午休了!”

“怎么?下午睡觉也是午休,我乐意睡这么久!”

“加油吧,你小子。”

魏琛挂了电话后沉默了一会儿,知道自己还是舍不得,决定出门去看看那里有网吧再买张账号卡。

——

也许是雾的缘故

我看不清你的背影

也听不见你的告别

可我知道

你虽归期不定

但是仍荣耀傍身

END

xswlhstaj:笑【吓】死我了黄少天安静。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