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昨夜独饮,发了好一会儿疯,终跌落进南柯里,不省人事。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嘲讽脸.JPG

叶修和苏沐秋走在前面,兴欣众也跟在后面嘻嘻哈哈插科打诨。
落在最后的陈果突然回头,敛去了嘴角的笑,面无表情的瞪着那跟在后面由黑泥样的恶意聚成的人形的怪物:“我们不是聋子,我们听得见。只不过他们不会在这种东西上花心思,倒是反过来劝我别在意。”
陈果手一翻,拿出她的玫瑰重炮:“很有意思啊?”不知何时已经成逐烟霞模样的陈果抬起炮口一顿狂轰乱炸把怪物炸个干净。
“老板娘这么生气啊?刚才怎么没看出来啊?”魏琛快速拿余光瞟了后面一眼小声说。
“嘿,你这眼神越来越差劲了。”方锐小声嘲笑:“你没看见那位小姐说的时候老板娘和苏妹子脸都黑了吗?”
“诶呦。”魏琛一副牙疼样:“虽然这俩货嘲讽,可拿名字指桑骂槐死揭伤疤这什么仇什么怨啊?”
“哇居然说高手兄和老大坏话,这怎么可以?看我包子入侵!”包容兴举起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板砖就要冲上去。
“……包子你别老是和黄少天玩。”方锐无力。
“啊?说起狮子座啊!我刚刚和他说了高手兄这个事儿啊。”
“哦呦。”魏琛很感兴趣:“他怎么说?”

包容兴学了一下黄少天的表情,——露出一个假笑,眼里一片冷,开口。

“跳梁小丑,不值一提。 ”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