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昨夜独饮,发了好一会儿疯,终跌落进南柯里,不省人事。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APH冷战组(一个关于吵架的脑洞,大概。)

     【#APH冷战#】
【大概是吵架的故事(?)】
       “你问我为什么?万尼亚的姐姐可是差点被强奸了啊。”伊万疲惫的靠着手术室外的椅子上,盯着手术室门上的红灯。视线没有分给站着拎着外套的阿尔弗雷德哪怕半点。
         “你是想让我复述一下我是怎么去掉那个重度近视的家伙的眼镜拿起一摞又一摞文件朝他的头扔过去直到文件夹的尖角划破了他的脑袋的么?要是当时拿了水管他就没有机会躺在这里了呢,真是可惜不是吗?琼.斯.警.官.”伊万对上阿尔弗雷德的视线。
        阿尔弗雷德瞪着他:“那你就从故意伤人变成故意杀人了!伊万!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更有效的办法解决!”
        伊万不屑的哼了一声:“怎么解决?用你那身愚蠢的警服上永远擦不掉的油脂和可乐?或者你身上油腻腻的脂肪?得了吧阿尔弗,冬妮娅姐姐可不需要那个。”
        阿尔弗雷德在心里说要淡定,尽力不要和现在明显情绪暴躁的伊万争吵起来。 “你完全可以请个律师。和那个家伙法庭上见。”
        伊万突然笑了,阿尔弗雷德觉得背后一阵凉意。“亲爱的阿尔弗,要我提醒你那个家伙是个法官吗?打官司肯定行不通,用你那满是可乐的脑袋好好想想吧。”伊万揉了揉太阳穴。
         阿尔弗雷德皱眉:“你想把事情闹大,使政府和布拉金丝基家族可以介入而不是被法官及他的关系网压下去?还有,可乐是要好好放在胃里的!”
        伊万赞许的点了点头:“没想到你脑袋里还剩一点可怜的脑浆。没错,娜塔莎已经堵了法官的后路,他要是没抢救回来还好,要是救回来了,以后就不会这么轻易地死了哦。这个结果怎么样?你喝的可乐太多了肯定会进到脑袋里。”
         阿尔弗雷德撇嘴:“到时候他肯定是想死也死不了啦。不过……”阿尔弗雷德微笑:“干的漂亮,冬妮娅会高兴的。从来没有人喝很多可乐会喝成脑子里也进了可乐的!”
        “当然。你是例外。”伊万笑眯眯的回道。
        “好吧,看在你心理和生理状况都不怎么好的情况下。”阿尔弗雷德皱着眉坐到了伊万的旁边。“那么伟大的伸张正义的北极熊,也许你愿意在一个脑子里充满了可乐的可怜人怀里睡一会儿?”
        伊万仔细的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慢慢的,带着试探意味谨慎地将头放在阿尔弗雷德肩上,靠在他怀里。阿尔弗雷德觉得脖子被伊万的头发弄得痒痒的。为了让伊万能睡得舒服点他调整了姿势。阿尔弗雷德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伊万身上:“晚安,睡个好觉,万尼亚。”
         “晚安,阿尔弗。”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