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昨夜独饮,发了好一会儿疯,终跌落进南柯里,不省人事。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法英】W学院怪谈

 
  
    学院三楼走廊尽头的画室里。
    有一个孤独的灵魂停驻。
    “和好吧。”
    灵魂对着虚空说。
     无人回应。



  亚瑟.柯克兰站在W学院前看着母校的大门,他毕业五年以后又回到了这里,和过去最大的不同的就是是他现在是一名任课老师而并非学生。

  “亚瑟!快点!再不进去我们就要迟到了!你不希望我们——你亲爱的表弟们,在他们开学报道的时候迟到吧?”阿尔弗雷德背着书包拖着行李箱怨念的说。

  “天气这么热,而且我们的行李大部分都是阿尔拿的……”马修腾出抱着书包的手轻轻拽了拽亚瑟的袖子。

  “诶?!我们这就进去。”亚瑟回过神来,匆忙拉着阿尔弗雷德和马修走进了W学院。

 
   把阿尔弗雷德和马修送到新生们报道的地方并拜托给那里的负责人之后,亚瑟匆忙赶去和W学院的校长——王耀会面。

  王耀贴心的给亚瑟准备了红茶(加糖加奶版):“毕业之后有……五年没见了吧。”

  “是啊,五年前我们都还是学生,现在你变成我的上司了。”亚瑟抿了一口茶。

  “怎么,怀念以前当学生会会长的日子?”王耀挑眉。

  “差不多吧。”亚瑟说:“你和他们还有联系吗?”

   “想弗朗西斯了?”王耀愣了一下笑着调笑道。

   “我没问他。”

   “顺应潮流的一毕业就分手。”王耀叹息:“我们都以为那是一场再平常不过的吵架。也都认为你们可以一直走下去。”

  “去三楼走廊尽头的画室看看吧。”

   亚瑟出了校长室,想着王耀的最后一句话。身体不由自主的向三楼移动。

  ‘咳,我对艺术还是很感兴趣的。’

   亚瑟站在画室门前,身旁阿尔弗雷德和马修好奇的看着。亚瑟做了个深呼吸,打开了门。
 
  画室中的金发男子惊讶的看着他们,就像当年亚瑟逃课去画室找弗朗西斯时他惊讶的表情。

  一模一样。

  除了……

    “啊啊啊啊啊!亚瑟!他没有影子啊!鬼鬼鬼啊——!!”阿尔弗雷德尖叫起来并躲在马修身后。马修无奈的把自己挡在阿尔弗雷德前面。

  “你是谁。”亚瑟问。

  金发男子指了指墙上画的著名。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确认一下好了。” 亚瑟拿起手机翻了翻通讯录想起他把弗朗西斯的号码删了,在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之间抉择了一会儿最终选择打给弗朗索瓦丝:

“弗朗西斯……他还好吧?”

  “……他好的很。”
 
  “他现在在哪儿?”

  “巴黎。”

  “但是……”亚瑟犹豫的说:“我在学院看到他了。”

  弗朗索瓦丝的手机没拿稳,摔到了地上。

  “喂?弗朗索瓦丝?你怎么了?”

  “你能把他照下来发给我么?”弗朗索瓦丝捡起手机尽量压抑着自己的哭腔回复。
 
  “好。”亚瑟意识到了什么干净利落的挂断。

   弗朗索瓦丝擦干泪花换好衣服匆忙向医院赶去。

   “手机可以照出灵魂吗?”阿尔弗雷德问亚瑟。

   “试试不就知道了。”亚瑟说。

  阿尔弗雷德从马修身旁冲向亚瑟抢过亚瑟的手机打开相机给弗朗西斯拍了好几张照片。

   照片显示的都是空无一人的画室。

  “照不出来呢。”阿尔弗雷德失望的把手机还给亚瑟:“说不定是全息投影什么的。”

  弗朗西斯开口却没有声音。

   亚瑟努力的辨认着弗朗西斯的口型。
 
   和、好、吧。

  “好。”

  弗朗西斯似乎终于了却了心愿似的,拥抱了亚瑟以后一点一点消散了。

   医院里躺在病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