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昨夜独饮,发了好一会儿疯,终跌落进南柯里,不省人事。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法英】闻说

群作业
以两人白头偕老写一个虐文

   “Ce que tu veux de moi?Ou un stylo une bague?”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一枚戒指还是一支笔?)

    一只棕黄色翅膀上还带着黑色斑点的蝴蝶通过大开的窗户误‘闯’进了房间。它轻扇翅膀在房间里绕了好几圈之后准备原路返回,却发现窗户被关的严严实实。
    ‘有人在这里!’它颤栗起来,懊悔着自己的鲁莽。
    “令人惊叹的冒险精神,不是吗?”它头上有人轻笑出声,随既它感觉到翅膀被人轻轻捏住。
   “精灵都快濒危了啊,真是少见。”
    是人类吗?!
 

“妈妈,人类的幼崽是什么样的呢?”
“人类的雄性幼崽会把昆虫的翅膀和腿扯拽下来,而雌性幼崽一般拿着他们称为剪刀的东西把它们剪下来,有时则会剪下一半,以昆虫挣扎着痛苦死去为乐。或者把昆虫塞进药剂里做成标本。只有少数幼崽会和昆虫和平相处。”
“但是我们是精灵啊?”
“他们会把鸟类的幼崽或者未出世的蛋从窝里捧出狠狠摔向地面。只有少数会保护鸟类。”
“我们是精灵啊?”
“别着急,孩子。我马上就要说到他们怎么对待我们了。他们对待在他们面前显出身形试图结交的精灵,胆子小的被吓得跑掉,胆子大的叫来伙伴对精灵围追堵截……”精灵女王叹息,揉了揉他的头“只有少数……拥有一双能直接越过精灵的隐身魔法看到我们眼睛的人,才会善意的对待我们。”
“人类很可怕吗?他们只有数十年寿命啊?”
“这和活的长久与否没有任何关系。贪婪而又自负永远感不到满足的成年人类最可怕,他们造出武器和火药,连魔法神也眷顾他们,战火已经快要烧到隐居之地了。”
“妈妈!弟弟!快逃!!”
远方传来姐姐凄厉的尖叫声。

   我叫埃德蒙,一个并不普通的精灵王子,此刻失去了我的母亲,家园还有族人。
   隐居之地已经被破坏的一片狼藉,火烧灼着用花藤和木头构建的宫殿。用马车拉着的牢笼里的精灵们哭喊挣扎着身上的魔法锁链。我听见姐姐玛莎的声音。快逃。满身伤痕的她对被母亲变成了蝴蝶的我这么说着。

   人类,一种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伤害和破坏的生物。我这样认为着。

    它,不,埃德蒙对上了一双绿色的眸子,森林一样充满生机和……希望。
    原来还有人类拥有这样一双眼睛。两百年之间,他几乎走遍了整个扑克大陆,连Joker居住的中心岛屿也去过,除了王城和中心岛屿,到处硝烟四起。人类不仅和异族争斗,四国之间也时有纷争相互厮杀。
    Joker记述的《大陆史》把这称为‘史无前例的大混乱时代’。准确的比喻,每个处于战场上的人几乎都眼睛充血思想混乱只知道盲目的拿着武器朝面前的物体挥去。撤回的士兵们几乎都变成了疯子。
    
 
    “完美的封印。”那双绿眼睛的主人对着埃德蒙啧啧称奇,眼眸里闪着开心愉悦的光。他把埃德蒙放在魔法阵里口中念念有词:“以亚瑟•柯克兰的名义,向魔法神请求,解开这个精灵的封印。”

    被神赐予强大魔力的人出生在二月末三月初,黑桃国将迎来最强大的皇后。
     被吟游诗人传唱的十三人之一的预言。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名副其实。
    
     尖耳银发的精灵终于看清楚了亚瑟,带着年轻人的稚气天真。他听见亚瑟开口说话。
     “和我签订契约吧,这样就没有人敢欺负你了。当然这可不是为了你,只是为了我自己而已。”
     真是不坦率的性格。埃德蒙向他伸出手,两百年没开过口的声音变成了什么样的呢?
     “结契。”
      精灵原本清亮的声音现在沙哑至极。
    

      亚瑟•柯克兰爱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黑桃皇后爱方块国王。
      他的契约者的爱情隐秘而不能为人所知,连深爱着他的对方也不曾知晓。
       “你的寿命再长也长不过五百年,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活的肆意张扬一点又有什么不好。”
       而亚瑟只是摇头,他说“我的国家和人民需要我,把重任全交给阿尔弗雷德……还不是时候。”

      
    “我会帮你把它修好的。”漂亮的金发小女孩提着一篮点心冲拿着坏掉的布偶兔的他说。他泪眼朦胧的抬头,女孩一脸的严肃认真。他的心情突然变的好起来,接着用袖子胡乱擦了擦眼泪,冲女孩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生日宴会什么的,怎么少的了哥哥我呢?”那人穿着精致的礼服朝他举起手中的红酒杯。“cherrs!”
 
  “我好像回不去了。”国王背对着他,拿着权杖和宝剑,身上的橙黄色披风被血染红。他们身前的敌人正拿着刀剑试图靠近他们。“耀说过,不遵守承诺的人总会再次违约。布偶没能修好,因为你的姐姐找到你了。生日的时候,方块国老国王病危。所以你这种视承诺为无物的人,这次说的肯定也是假话。”他的声音颤抖着。国王愣了一下,扯动嘴角,鲜血顺着嘴角流下。
 
  亚瑟从梦里惊醒,脸色苍白,身上的绷带和睡衣被冷汗浸湿,愣愣的看着雕琢精美的天花板。
   背上的,胸前的伤口裂开了,血和汗混杂在绷带上形成深浅不一的红。
 
   “弗朗西斯……”亚瑟喃喃道,不自觉的攥紧了手。身边的精灵安静的看着他,目光里充斥着漠然。
   “虽然你是我的契约者,但是这种梦境共享的能力真是让人不爽。”亚瑟接过埃德蒙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汗。
   “他的生命力消逝的速度迅速的异样。”
   “什么?!”
   “如果你现在就赶到方块国的话,他还有救。”
  

   黑桃国国王阿尔弗雷德苦恼的看着眼前方块国的茨温利骑士。
  “吾国投入大量财力和兵力帮助黑桃国赢得战役,现如今,您这是要见死不救吗?”
   “方块国的小骑士,梅花国的魔法师虽然比不上黑桃国皇后,但也是扑克大陆上数一数二的。”伊万坐在阿尔弗雷德身边笑眯眯的对瓦修说:“毕竟弗朗西斯曾经救过我的命呢,绝对不会因为这次战役方块国站在黑桃国一方就背后下毒手的哦。”他晃了晃手上的手铐。
  ‘绝对会的吧!!’阿尔弗雷德在心里大声说道。

  “如果这次战役中,在红桃国已经和我国结盟的前提下,得到方块国支持的话,黑桃国早就灭国了呢。”伊万站起来走到瓦修身旁。“到时候三国鼎立的局面不是也很好吗,弗朗西斯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吾国并不像梅花国一样需要侵略得来的财富和土地。”
  “但是这一次听说方块国国内民不聊生呢。”
  “吾辈觉得至少比梅花国和红桃国连国王都被羁押了好。”
  “弗朗西斯怎么样?”伊万冷下脸换了个话题。
  “生命力迅速流失,怕是撑不过这个冬天了。”
 
“咚。”这是一直看他们斗嘴没有说话的阿尔弗雷德猛地站起来膝盖撞到桌子发出的声音。
  阿尔弗雷德抱着腿呲牙咧嘴:“这么严重?”
  “如果您不相信的话。”瓦修单膝跪地行了一个大礼。“吾辈可以说,您这次见死不救,会造成方块国不顾国内惨淡,联合红桃国梅花国再掀起一场针对黑桃国的战争。您在逼您的盟友站在敌人一方。”

  “如果连我去了也救不了弗朗西斯呢?”
  瓦修听见亚瑟的这句话脸色一瞬间空白,然后迅速回应了他。“弗朗索瓦丝殿下已经接手军政了,她一向看您不顺眼。”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一枚戒指还是一支笔?”弗朗西斯曾经问亚瑟。
    “戒指的意思我知道,笔是什么?”
    “签字结婚哦。我在问你,你是想我捧着戒指向你求婚,还是直接结婚?”
    “我选择笔。”亚瑟看着弗朗西斯惊喜的表情,带着说不清到底是欣喜还是恶意的感情把剩下的话说出口:“用来和你划清界限。”

     国王阿尔弗雷德最终同意了茨温利骑士的请求。他们长途跋涉,终于在星子弥漫的黑夜中到达了皇宫的大门前。
     弗朗索瓦丝在那里等着他们:“瓦修,你回来晚了。”
     丧钟已经敲响了,守夜人唱着丧歌。
     弗朗索瓦丝递给亚瑟一个盒子,他拆开,是一只羽毛笔,羽毛上恶趣味的染着五颜六色。
     “弗朗西斯让我给你带一句话:‘我们终于划清界限了,如你所愿。’ 生与死的界限,如你所愿。”
    

     精灵叹息着看着自己的契约者,时间让他变得越来越漠然,仿佛只有利益才能打动他。充满生机和希望的眼眸一片灰暗。

  我从精灵那里听到这个故事,现在我把它讲给你听。
    “在一个和平的年代,亚瑟和弗朗西斯出生,成长。他们的相遇一点也不美好。打架和争吵都是家常便饭。然后他们莫名其妙的相爱了,身边的朋友仿佛并不意外这两个互相厌恶的家伙突然有一天看对了眼。他们结婚,得到了真挚的祝福。日子依旧在一天一天的争吵中过着,突然有一天他们发现身体已经不再有力,皱纹爬满了额头脸颊,白头发越来越多。他们清醒的意识到自己正在慢慢老去,然后笑着冲对方骂一句‘最后陪伴在身旁的是你真是让人不顺眼。’顺便握紧了对方的手。
  直至死亡将他们分离。”
END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