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昨夜独饮,发了好一会儿疯,终跌落进南柯里,不省人事。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耀诞#【极东】曾言

  那是一尾,在悬空的清泉中游动的鲤鱼。

  一甩尾,在水面振出几圈波纹。

  王耀伸手去轻轻触碰,那一汪清泉携着内里金红的鲤鱼和碧绿的水草碎裂开来坠入黑暗的深渊。

  王耀茫然的收回手,有些细微的疼痛。光源好像随着悬空的清泉一起碎裂消失了。黑暗中有水滴嗒落地的声响。他侧耳倾听,离他很近,还有一股浅淡的血腥味。

  ‘手划伤了一道小口子,包扎了一下。’回忆中即使眉目不清也能清晰辨认出是笑着的短发少年指了指自己被裹在袖子塞得严严实实的手。真是一个连掩饰都无法做到自然的傻瓜,腿上摔出的青紫还未消去呢。
  
   王耀勾起嘴角,眼泪抑制不住地落了下来。

    王耀睁开了眼睛,他意识到自己刚才坐在树枝上靠着树干睡着了。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细碎地洒下来,照的身上暖洋洋的。而他此时只觉得冷的要命。

    “树下,就在树根附近,以前有一小汪泉,泉中还养了一条那么大一条鲤鱼,现在泉水已经干涸,鲤鱼也不知所踪。”
     从地面传来熟悉的声音,王耀寻声望去,看见了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女孩在说话。

    ‘许久不见。’
    体温好像在回升。

    “树能活多长时间呢?”女孩指着王耀坐着的树好奇地仰起脸问。
    “长久的话能活……约数百年吧。”本田菊揉了揉孩童的脸回答,他和以前比已经大不相同了,满脸皱纹头发花白,那是时间遗留的痕迹。
    “那妖怪能活多久呢?”女孩继续问道。
    “不出意外的话……能活数千年呢。”本田菊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回答。

    ‘你还记得我吗?’

    “不会孤单吗?”女孩担忧的注视着王耀。

     ‘会。’

    “幸运的妖怪会有朋友陪着哦。”本田菊安慰她。

    ‘具有短暂生命却结下了浓厚的羁绊的朋友是会消逝的。’

    “我们家族向来是可以看见妖怪的对吗?”
    “对哟,告诉爷爷你看到了什么呢?”本田菊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
    “是爷爷说过的妖怪先生哦。爷爷你现在是不是看不见妖怪先生了啊?”女孩用天真的眼神注视着他。
    王耀看着因为女孩一句话而愣住然后泪流满面的本田菊。

    “你一直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丢下我一个人走了呢。原来只是看不到你了,神明给的期限到了而已。
    ……不算失约吧?”

    我当然在的啊,我的根可在这里啊。身为一棵树,可是没有流浪异乡这种喜好的。

    ‘你看,那可是当初许诺要用一生来陪伴我的人。
      他没有把我忘记,他只是看不见我了而已。’

    很多年后本田樱也还记得那天。树上的妖怪先生在爷爷哭了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难看的像也在哭泣一样。爷爷把埋在树根下的几坛酒挖了出来,拿出两个酒杯要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好好喝上‘一’杯。本田樱自然充当了他们之间的传话筒,捧着清茶和点心陪他们坐了一晚上,已经困倦不已的她依稀记得爷爷喝醉了之后说了一堆的胡话。

    “今夜の哀調 は綺麗だね!*1”爷爷微笑着对着妖怪先生说了这句话后带着脸上的红晕醉倒了。
     “そうですね 今夜の哀調 は綺麗だね。*1”妖怪先生冲爷爷举杯,喝完了杯中的酒。孩子气的笑着说你喝酒从来赢不过我,还打起拍子唱了支不知名的歌:
    “旅人よ旅人
    なぜ放浪は異郷にノラうとしているのか
    故郷の白雲がざわめく鳥に鈴をつけて
    風につつかれて
    妖怪様妖怪さん
    誰につまずいたあなたの足どり
    空に舞う桜かな
    緑の湖は
    まだ返さない友達”*3

END

   *1:今夜的月色真美啊!
   *2是啊,今夜的月色真美。
   *3:旅人啊旅人
       为何要漂泊流浪在异乡
       故乡的白云被嘈杂的鸟儿系住铃铛
       被风拨动出声响

       妖怪先生啊妖怪先生
       是谁绊住了你的脚步
       是那漫天飞舞的樱花吗
       是那碧绿的湖水吗
       还是那未归还的友人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