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他们是光荣与梦想,目标与理想。
是荣耀,爱,和希望。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仏英】奢妄

【仏英】奢妄

新年快乐――仏英群304762012的除夕夜搞事活动

   德军攻破了巴黎,战火烧灼着这座美丽的城市。
    “kesesese弗朗吉!”白发红眸穿着蓝军装胸前別着铁十字的男人拿着枪大笑着。“好久不见了啊。”
     嘴上说着好久不见,却朝着弗朗西斯开了好几枪。
    “行了,哥哥。”路德维希拿着手铐,皱着眉头看着躺在地上满身是血毫无声息的弗朗西斯。“万一死了拿什么要挟法国的军民。”
     “国家可不会如此脆弱。”基尔伯特用脚踢了踢弗朗西斯。“喂!你现在可真弱啊弗朗吉!几枪就受不了?”
     “咳咳……真是嚣张啊,基尔。”
     “本大爷更嚣张的样子你又不是没见过!”基尔伯特指了指远处的公寓对身后的士兵们说:“把他带到那座公寓里去,留两三个人看好他。”
     弗朗西斯陷入了昏迷。
     “叫个医生和他们一起去。”路德维希开口。“免得更加麻烦。”
——————————————————————

     “弗朗西斯,你站在哪里发什么呆呐?!”远处的人朝他招手。
     “啊?哦!来了。”弗朗西斯脑中一片空白,他愣愣的看向前方。
     ‘我不是昏过去了吗?可是却想不起来是什么造成的……’
     “你想什么呢?”弗朗西斯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绿色眼眸。
     “想你。”然后下意识的这么回答了。那人的脸浮现出红晕。并且嘴硬的说:“才没有开心!”接着红着脸逃跑了。
     刚想笑一下心脏处却传来一阵阵的疼痛。
     他的…巴黎?
——————————————————————
     屋子里所有用品都被磨圆了棱角,书柜上的书都是法西斯的著作。
    真是无聊啊。
    弗朗西斯从花瓶里抽出一支玫瑰。火红的玫瑰还带着清晨的露水,泛着晶莹的光。
———————————————————————
【火红的玫瑰们窃窃私语“瞧啊,那槲寄生下接吻的两人真是般配。”
                                                           给亚瑟                             】
   “弗朗西斯!”亚瑟攥着拳头‘气’红了脸向他走过来。
   “我在呢,亚瑟。”正在向盘子里摆甜点的弗朗西斯笑眯眯的回答他。
    “哼!”
    他给了亚瑟一个充满安抚意味的吻,呀,脸更红了。
    心脏处更加疼痛了。
———————————————————————
    贝什米特兄弟试图从思想上改变弗朗西斯计划完全失败,因为他连碰都不再碰那些书籍。
———————————————————————
牵着手一起在广场上熬到零点,在新年的第一刻于满天烟火之下互道祝愿。
“Joyeux nouvel an!”
“Happy new year!”
———————————————————————
“我是谁?”
“你是法/兰/西,我是英/格/兰。我来救你了。”
他是法/兰/西。
没错,他是法/兰/西。

在困于巴黎的某天下午,阳光正好,枪声把弗朗西斯从昏睡中惊醒,亚瑟拿着枪撞开了门,逆着光宛如天神。
本应无比温暖,他却如坠冰窖。伤口的疼痛让弗朗西斯意识到了他已经从美好的幻梦中醒来,处于现实之中。

“国家从生到死都在追逐什么?”
“利益。”

我是如此爱你。但有很多东西都在你之先。
国土、人民、利益、信仰、思想、自由等等。
我称这些为底线,所谓国家的底线。

但是,亲爱的,如果我们是人类,我将不顾一切,因为没有什么比你更为重要的了。
========================
群里面的搞事活动。
(搞事`Д´搞事)
所以凑个热闹www
大概就是弗朗吉有点精神错乱【法叔揍你哟】
   → 现实
   →   ——          分割线是这个意思来着(。ò ∀ ó。)
    → 梦境
本来想搀点刀子想想算了,毕竟除夕夜呀,大家要开心。
 另,群里面有一群小天使!遇见你们真是幸运!
【比哈特】
祝鸡年大吉!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