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他们是光荣与梦想,目标与理想。
是荣耀,爱,和希望。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祸起篇·那年京园

“大哥。”
王京小心翼翼的给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王耀清理身上的伤口,他跪坐在床榻前的地上,手里拿着干净的棉布,身边是两盆热水和一堆被放地乱七八槽的药瓶。
王耀这十几日都不曾醒来过一次。宫殿中缭绕着浅淡的罂粟的迷香,像是要让他永远睡下去似的。王耀就那样安静的躺着,身上可怖的伤口却一日一日增多。

可他在昏迷中愣是不曾出过声。

王京把棉布浸湿,轻轻擦拭着伤口的血。说是擦拭,也不尽然,每碰一下都迅速的缩回,深怕弄疼了王耀。
王京终于擦拭干净,他把沾满血的棉布放在已经是血水的那个盆里,在另一盆水中净手,而后倒出药瓶中的药膏,把王耀身上的伤口涂满。他挺直脊背,衣服的背后隐隐透出血色。
“粤和冀已然尽过责了,这终是要轮到我了。”王京说着,手上的动作不停。
“您怎么还不醒呢?那几个都来信问我了,您让我怎么说去?怕是都早已知道了,一直不肯信呢。”
已历了三个朝代的帝都仍直着脊梁不肯被灾祸压垮,只在这里才显出絮叨的模样来。
“……东北那三个来信说熊盯着呢,整日整日的睡不好,就怕突然打过来了。粤和冀的伤蛮重……”王京有些喘不过气来,他闭眼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继续到:“嘉龙和壕镜有好些年头儿没见,不知道过的好不好。”
王京给王耀的伤口缠好绷带,起身唤过王晋,细细嘱咐了一番。接着从里间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两把洋枪。
“你这是……”王晋惊诧道。
“保护好大哥罢。”王京往一把枪里填满子弹递给王晋。
浓重的火药味,让人想起那一年起便弥散的硝烟。
“大哥会醒的。”王晋接过,铁制的枪身入手冰凉。
“总会醒的。走吧,莫回头。”王京不看他,盯着另一把枪出神。
“王京,保重。”王晋轻手轻脚抱起王耀向后门走去。
“嗯。”

走吧,王晋。莫要回头,勿看这都城硝烟四起毁坏殆尽。
大哥,醒后莫要回头,向前走吧,勿看弟妹血染沙场斑驳血痕。

这世道,总会安宁的。
到时,咱王家一大家子人聚在一块儿热闹热闹。
可好?

王京把另一把枪的子弹装填好,向与王晋相反方向的正门前进,他推开了门,惨白的天际浓烟滚滚。
皇室最喜爱的圆明三园,耗资甚巨。此时它正在燃烧。西方人面孔的士兵在里面打砸争抢。
王京仿佛听见了屋脊上一直庇护人们的神兽在火中哀嚎,瑰丽的文明正在被野蛮的撕扯。

[走下去。]
王京想。
[走进战争里,走进新开篇的近代的史书里去。]
——————————————————————————————
[时间线]:第二次鸦片战争

摔倒了总要爬起来,沉睡了总会醒过来。
一直就是这样的。
不曾例外。
        ——致他们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