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他们是光荣与梦想,目标与理想。
是荣耀,爱,和希望。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祸起• 阴晴圆缺(2)

大陆不可见兮,唯有痛哭。——《望大陆》于右任


“你说的对,他醒来了。”撤走时本田菊恨恨地说,“ 可打败我的可不是他啊,他依然懦弱而无能。”

王湾只笑笑,盯着空旷的营地发呆。她看见了本田菊身上焦黑的伤,据说那是琼斯家的研究人员研制出的武器。

其他的国家,现今还没有的武器。

“我想回家。”她说,声音回荡在空荡的日军营地里。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想要回去。”

她抱住膝盖,把自己在椅子上团成一团。

“可是……我好害怕啊。”

恐惧紧缚在她的身上,使她几近崩溃。

害怕被掌权者再次拱手相让。

害怕兄弟姐妹之中有那些再也不见。

害怕自己依然是那个无能为力的自己。

王湾紧盯着挂在墙上的日本战略地图,无声地细数着每一道伤疤。

“我想回去。”

“我惧怕回去。”

——时间线: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这几年来,王湾已经渐渐忽略了那个问题。

直到有一天。

蒋带着金发蓝眸的男子敲开了她的家门。

“你想成为一个国家吗?”确定了蒋撤往台湾的事务之后,琼斯留了下来,对蒋说是要和王湾谈一下接下来的布置。蒋没有多说什么,先行离去了。

然后琼斯笑着问:“你想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吗?”

这种傲慢的。

野蛮的。

不可一世的。

和大哥完全不一样的。

国家。

“我会考虑的。”王湾心情复杂的勾起嘴角。

“那就这么决定了吧,联x国的合法席位就先让你坐。”琼斯好像听不出她话里隐藏的反对,眼镜后的蓝眸微微眯起,明明是在笑却无故给人一种寒意。

“顺便一提,不接受反对意见哦。”

强大又任性的。

“军事,技术,权力,财富,自由…都会有的。”琼斯以一种蛊惑人心的语调说。

“那……家呢?”王湾问。

“州市和人们都是我的家人。”琼斯耸耸肩。

“国家之间的感情呢?”

“天真的女孩。”琼斯漫不经心的吹了声口哨:“你说殖民地对殖民者而言是什么呢?廉价原料产地,商品输出市场,大量的廉价劳动力。而拥有主权的国家,即使关系再好,也只有利益的牵绊。你们家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王湾木然地回答。

“没错!”琼斯伸出手打了个响指,恢复了原来年轻活泼的样子,“差不多就是这样咯。”

——时间线:解放战争时期

TBC
仅仅是我个人浅薄的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