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

他们是光荣与梦想,目标与理想。
是荣耀,爱,和希望。

【2019高考倒计时开始!】

当我拥有一个热衷改大纲并且搞事的主角 (一)

OOC预警:

#BUG多

#原创画风奇怪的主角负责搞笑(*作者接到主角通知,主角说他追上了张佳乐),修伞负责CP,兴欣全员负责搞事

#私设多,更新薛定谔,不介意请往下看。

(一)

上午九点。

在兴欣网吧通宵游戏的常客小马此时有些萎靡不振,他半眯着眼打着哈欠,从包厢绕到前台去,想要买点吃的应付一下早饭。

小马到前台挑了桶红烧牛肉,倒满开水压了碗,正与早班网管闲聊,意外得知值夜班的老朗准备辞职。感叹了几句正准备回去吃面时,他看见兴欣的美女老板娘陈果急冲冲的朝门外走,一边走一边念着:“磨蹭了一会儿出门应该不会迟到吧?要是路上堵车怎么办啊啊啊!”

“老板娘!”他喊:“去哪里啊那么着急?”

“去机场接机!我出国留学的远房表弟要来我这里!”陈果回答,风风火火的走远了。

陆由拎着行李箱朝机场大厅的出口走去,去法国留学几年此时回到故乡应当心潮澎湃才对,他却好像很适应,一点都没有疏离感 。在看到人群中举着写有他名字的白纸板的陈果,提步向她走去。

陈果看见的是个约有一米八高,穿着白色羊毛衫戴着红黑格子围巾,气质温软,拎着一个银色行李箱的青年,见陈果在看他便露出一个微笑:“果果姐,好久不见。”

“小由长成帅气的男子汉了。”陈果感叹,十几年前只有过年去G市才能见到的小豆丁长成了俊朗的年轻人,使人有种时光飞逝的莫名惆怅。

“果果姐现在不也是大美女吗?”陆由笑着说,帮陈果把纸板收起来然后跟着她到路边拦出租。

“在国外怎么样?”陈果与陆由闲聊。

“F国还好吧,不过那里的华国菜餐馆味道为了迎合当地人口味都不太正宗。”陆由回答。

“姐中午请你下馆子!”陈果大手一挥豪迈的说。又想了想,问:“唔,爱吃醋鱼吗?”

“我不挑的,不过我会做饭,安顿下来就让姐尝尝我的手艺。”陆由说。

陈果惊讶:“哇,会做早茶吗?”

“恩……会一点点。”

“车来了,赶紧把箱子放到后备箱里去,我们坐上车聊。”陈果对司机说:“师傅,去XX路兴欣网吧。”

陆由看着车窗外的景色飞快向后退去,陌生又熟悉的景色勾起脑子中一闪而过的暖色回忆。

“小由是学什么的啊?”陈果好奇的问,她只知道陆由在F国留学,却并不知道更具体的事情。

“主要学油画和设计。”陆由说。

“额……平时玩游戏吗?”陈果问。

“玩啊,la gloire¹,这游戏已经有职业赛了,我也和朋友们组战队比过几次赛。”

“是吗?我跟你说,姐给你大力推荐荣耀,好玩着呢!职业赛事已经好几个赛季了……”

“那啥果果姐……”陆由有点懵:“咱俩说的应该是一个游戏,出国前我也玩过国服,在F国玩的是欧服。”

“啊啊,是吗?”陈果尴尬的瞟向窗外,眼尖的看到一张海报,顿时有些激动:“小由快看!我女神苏沐橙的海报,联盟首席枪炮师,颜值又高技术又好,我本命啊啊啊!”

陆由看着窗外的海报,当年的小女孩此时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他把自己从回忆中拉回来,继续和陈果聊天:“我蛮喜欢她的,颜值高技术也不错,女神级别的大美女啊。不过斗神一叶之秋是本命,一区老粉在此!”

“诶是吗?我也是叶秋粉诶……”

陆由同陈果说笑着,很快就到了兴欣网吧。搬下箱子付过钱,陈果突然想起陆由好像没有订酒店,她问:“小由,你有订酒店吗?没有的话就来我的网吧住吧?”

“不用麻烦你了果果姐。”陆由说:“额……上林苑离这里近不近啊?回国之前我哥在那里买了个小别墅,他把钥匙寄给我了让我去哪儿住。”

“当然近了!我送你过去。你有空来网吧玩啊,电脑随便玩。”陈果大气挥手。

小别墅其实不算太小,地上有两层,二楼有两间卧室,一楼有两间客房,厨房空空荡荡的,门右边墙角处放了一个约有两米高的大冰箱。地下室堆了一些杂物,家具都铺上了防尘布,因为有请人定期打扫所以并没有多脏。只是需要购买很多日用品和食材。

陈果自告奋勇的帮忙去小区的商店买东西去了,陆由没有马上收拾东西,而是拿出了手机在QQ上群发回国的消息,最后才给一个叫【我们都很忙就不要长篇大bb了】的群发消息。

【我们都很忙就不要长篇大bb了群界面

蓝蓝路6:我回国了。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哦,回广……G市还是H市了?

蓝蓝路6:H市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不是,你不是在欧洲组了个战队打职业吗?我记得你不是说还得过冠军?怎么如此轻易地就回国了。

蓝蓝路6:这件事说来话长。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那你就长话短说。

蓝蓝路6:战队里某些人比较皮。而我正好要毕业回国了就推波助澜了一下,没想到老板逼我退役。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我记得很清楚你才22岁啊?

蓝蓝路6:可能是因为他认为我保不住自己的手吧,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信心。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我怎么记得我给你的人设是单纯的一个画家啊!

蓝蓝路6:那你做做白日梦又不犯法ㄟ( ▔, ▔ )ㄏ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哭唧唧)你就不能不搞事,上回让你出国进修艺术,你跟我讲你搞了个游戏战队还拿了欧服冠军,妥协让你一边玩一边学,你到好,在大好青春时光干脆给我退役回国了。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你就不能不乱搞大纲,你这样我是要弃坑的。

蓝蓝路6:生命不息,作死不止。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那你可真棒棒哦.jpg)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那你以后准备干什么?

蓝蓝路6:一堆的商稿没接呢,也想争取多画些作品,说不定可以提高一下。

蓝蓝路6:想在二十五岁之前办成个人的画展,不能落后上辈子太多嘛。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痛苦.jpg)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如果我能顺着网络来找你的话,我一定要见证你打破自己记录的场面,想想就激动人心。

蓝蓝路6:哈哈

[系统消息:在都很忙的情况下就不要闲聊了哦(●—●)]

蓝蓝路6:……

作为一条咸鱼的DAR:……行吧,再有啥变动和疑问再聊吧。

蓝蓝路6:好。】

TBC
¹法语的glory,陆由在F国习惯了,下意识就说出来了。

DAR:你们马上就会知道作者的苦逼。

评论

热度(1)